天涯论坛|天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生活。出口

[在线连载] 面对人性私欲的挣扎,那一刻我们都脆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10 1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生活。出口 于 2008-12-10 16:43 发表 # @5 c" W( b2 g" G) v3 a1 t# ^6 {. r 其实我对很多事情看的很淡。谁和谁在一起了,谁和谁分开了。是每天都发生的事情。是每个人都要经历了事情。并不觉得谁都非要雀跃或失落。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只有自己。都只能孤军奋战。世界这么大,身边认识的人, ...

有时侯我们总是把一切想得太美好,
但是现实却给了一次次的打击。
看淡一切是一种境界,呵呵,
可有几人可以真正做到呢?
自傲的人从不愿意向人剖析自己,
麻木的人很少会审视自己,
很多时候我们喜欢去分享别人的思维,
却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表达自己。
也许只有在厚厚的外壳被打破的时候,
才会发现自己依然是水做的。
风吹过的水面,
涟漪微漾,终归平静。
也许一切事情真的只能以平常心对待,
无所求则能得更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1 11: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这个家伙写爱情小说 也是一高手 :ruc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1 14: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八:
$ ]! d, \+ M8 p% P3 K% }- c
 
( Z T4 l0 T% U, |2 w0 d- Q* M
      二次见到燕子的时候,是因公来BJ出差。那时候,燕子已不在她姨的服装店做,而是到百姓商贩卖童装。我在那儿看到燕子的时候,她很惊讶,我说;我去你姨店里了,她告诉我你在这儿。燕子说,没什么,在BJ待多少天。我说,多少天都行的。晚上我请你吃饭,OK?燕子说,晚上再说吧,无的地方我不去,要是在顶楼的餐厅我倒可以考虑下。我说好吧。快到下班的时候,燕子打电话告诉我说,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要加班,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在那儿吃吧。如果没事,可以等我下晚班。我们一起出去逛逛,我有好久没逛街了。
9 y: m* Y2 q: Y7 y/ \# h

      真没劲,我自己要了瓶酒菜,点了两个菜。坐下来刚要吃,旁边的一对男女说;巧呀,是你!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竟然是冬和夏雨。我还没反应过来,又一声:巧啊,你们都在这里?我的头都快大了,燕子端着一盘炒饭笑呤呤地站在我旁。‘呶,西早。刚才老板又打电话来说,不用加班了。所以我就上来看你在哪儿?”“我……我——’我一着急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其实我想说我没和冬打电话, 是偶然碰到的,“我什么我,既然朋友都在一起,好好的聚聚。”可是在这样的场合我真不知道如何应付。结果和上次一亲样,燕子和夏雨两个人又争个不休,好像打不打台湾都要他们做决定似的。我和冬还是一直默不作声。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我和冬都喝醉了。夏雨差不多是把冬背走的。可燕子这次却不大理我,她愤怒地指着我说:西早,是男人就给我站起来!而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燕子的脸变得很难看;我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男人。然后,在我脸上打了一吧掌,走了。然而,我还是没能够站起来,跌跌撞撞地顺着楼梯一路踉呛着往下走。
& R8 ~5 {6 ^8 v. U

      我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每个人都有人疼有人爱,可我没有。我想,也许我活着没什么意思,我走到淇河边上,望着那汩汩流动的河水,想不如我跳下去算了。反正也没人喜欢,我还活着做什么。说实话,在清醒的时候我从没有这种念头,可我在喝多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就在我刚有想法的时候,某商场职工们下班了,拥挤的人群从我身旁经过。‘西早——你给我过来,你到我身边来。我有话对你说!”我睁着迷离的醉眼望过去,依稀认得出是燕子。我摇摇头,冲她喊;滚,我不要你可怜我。你以为你是谁呀……
2 ]: _9 R, n- Q% a$ s) ?/ \
 
0 ?9 |5 f4 B# B" G* j5 n
 
# ]/ q: B' @; L0 e8 v;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1 15: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段有点纠心,爱与不爱,总是轮番上演,无论走过多少个世纪,爱是永不改变的主题,改变的只是细节。伤和痛一点也不会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1 15:24: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我们期待独处,却更怕冷清,情愿只要一个人的地老天荒,那是因为两个人的繁华离你太远太远!

1 o) t* ?1 `7 w. C( @

 

/ j0 \# F& j, \( l, N( Y2 T

    人之所以会痛苦,就是因为有太多的选择,只要有选择,就会有痛苦,而之所以许多荒山野民只知有温饱就满足,那是因为他们没得选择。

% I: h/ M) z" Q* H$ |' n* ?6 [

 

* b, f5 }1 K4 F% j# q, R, k$ R( e

    问好生活。出口,其实,前方一直就有一个出口在等着你,只是离你总差跨越一步的距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1 15: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 n3 N. @0 Y7 [3 Q3 [4 U; ]
  之九
) i8 k% V! i4 A8 e
 
% O# N, C/ G O# H+ g% ?
           我仿佛看到无数只眼光朝儿我们射来。燕子委屈地骑上车子,头也不回的走了。周围的世界慢慢静下来,夜已睡了,但我的心还醒着。我想,是应该离开的时候了。我顺着河堤慢慢地走下去,然后把腿但进冰冷的淇河。或许是初春冰冷的河水刺激了我,我的意识有点清醒。我犹豫了一下,我到底要做什么?电话不失时机的响起来,我也没看号码,就顺手接了。话语是陌生的,但语调是热情的。“你是西早么,我是你的铁丝,不明白么?就铁杆粉丝。对,你在哪儿,我这会特别想见你。”我说。别揣我了,我什么人,还铁丝呢,侣丝都没有。我跟你告个别吧,我要到阎王那儿报到了,哈哈哈。“别这样,我告诉你,你顺着天空的方向往上看,对,那上面有无数星光,如果你看到一轮明月,那便是照亮你人生旅途的爱情。”我不由自主地往天上看去,真他MD,阴天,别说月亮,星星也没有。我骂道:操,你骗我!啥都没有。喝醉了的我一点理智都没有,平常的温文尔雅看来都是装的。“你再往左右看看,一定有照亮你心情的灯!”

    我再次把头抬起来,这次看到的是一双眼睛。不错,是一双眼睛,一双含情脉脉但又无比哀怨的眼睛,那是燕子的眼睛。她站在桥头冲我喊;西早,你上来,有话好好说么?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让人无比怜惜和疼爱。我慢慢地走上岸来,燕子一把拉住我。说,“你吓死人了,快跟我走。”‘呀,你的手啥时候破的,我这才感觉疼痛,左手小指下面汩汩地流出鲜血……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冬和燕子都在,燕子说:你的小指被锋利的东西割破了,缝了七针,你在昏迷中不停地喊冬的名字,我只好把她叫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1 1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大概就是如此现实与纠结吧

3 M* R1 S. N {/ P

爱与被爱,习惯与别离,永远都是一个定律

5 f- T: E v+ _# C* u

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5 X: v) P2 O, X' L: g

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 Q* g" W y: Y+ a6 @

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8 K& k- r6 e! y; Z/ {# |! E

只能勇敢接受并坚强走下去

/ g: P% F, y+ l; ?$ C

PS:烟儿还是喜欢叫你寒冰哦,呵呵,你也就顺便习惯一下下撒(*^__^*)...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2 09: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是什么似癫若狂

- I3 i4 I+ D* A# v0 @ a

痴痴傻傻,也许因为得不到

) n" [) z6 |6 C

才瑰丽无比,太伤感。

; q1 ^4 L8 X0 T$ O7 I1 s

冬的名字也许注定结局是份伤情

) |$ u+ X% b0 M7 X

期待精彩继续。

* D2 p' d3 V9 c# \# O

 

+ Z8 G& z- U% m1 f0 G/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12 14: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十:

1 Q; Z+ T. ?' n2 x6 _3 A' t

 

. D1 X4 L0 H7 q, Q# O$ Q

 

' Y p }" g/ Q. N- T; {4 A B' F
          伤好以后,我要出院了。冬和燕子都来送我,我说,不必要了,谢谢你们陪我走过的岁月,我的路在漂泊,我想你们都没错,可能是我的要求太多,真的谢谢你们。冬说:我家儿子快出生了,你文才好,帮她起个名字吧。我望了望她隆起的肚子,说;还是让他爸爸来起吧,你们一个夏,一个冬,这要我起还不起个夏冬。冬儿扑哧笑了。我也开心的笑了,我很奇怪,我为什么能笑出来。燕子却没笑。她说:西早,我有话对你要说,你过来一下。我说:算了,就此作别吧,天下没有不散的饭堂。有缘再见吧。
/ _9 c2 r T1 H8 R! u4 b: M6 [

          回到BJ以后,我把手机号换了。也不再幻想**雪月的事情,而是一门心思地投入工作。此时我已经开始自己在外包点小工程,可惜是个不赚钱的工地,它也并不因为我忘我的工作而有所起色。直至举步维艰、连基本的工资都赚不到,生活也成了问题。就在这里,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燕子打来的。她说,我在BJ,我想来这搞个服装店,你能不能帮我打个住的地方。我说,行呀,你现在在哪里?要不我请你吃饭吧?说完话,我才意识到我口袋里分文没有。燕子说,我在火车站广场,你来接我吧,我请你吃饭。
             那天,我们在地摊上一人吃了一碗米线,这是我遇到燕子后吃得最寒酸的一次饭,而且还真是她请的客。下午,我陪了她一下午,然后在GL附近找了间相对来说便宜些的民房。我有个朋友在他也在那儿住,这房子就是他帮着找的。
            燕子在那住的时候,我也去那儿找个她。期间也去过她上班的地方几次,每次见她,她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眉宇之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哀愁。我问她,她也不肯说。然而,我总是很忙,也顾不得许多**雪月,一个人在生计都成问题的时候,别的就不太重要了。
           燕子最后一次来找我的时候,我也正准备离开BJ。燕子说:西早,我要走了。我问她上哪儿去。燕子说:冬天来了,我要去南方,北方的冬天太冷,这里不适合筑巢。我说,也行,你去吧。但愿你不只是相思的候鸟,随季节的温差而筑巢。我也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因为我还要回故乡。燕子突然问:你的故乡在哪里?要不我和你一起回去?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你从未说起过。我苦笑一声;燕子,我的故乡叫流浪,随我走,你找不到家的方向。去吧,没有家的人是不配有爱的!
  燕子哭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流泪。我在她面前哭过好多次,但我从未看到过她流泪。天空中也缓缓地飘起了雨。我对燕子挥挥手说:再见!然后笑着逃离,转过身去,泪落如雨。有一个不期而至的雨季,有一只燕子,它曾经飞过我的心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2 16: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不管一个人对对一个人怎样的好 终换不来他心底真正的爱 燕子有错吗 只不过想好好的爱西早 可是不管怎样努力就是达不到冬的位置 也许有些人真的是无法替代 其实也没有必要替代 做真正的自己就好 只是西早真的不懂的真心 偏偏要喜欢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在心里上讲 这也是正常的 得不到的永远是做好的 又是一段难以梳理的感情 又是一些受了伤的人 感情的事情永远的那么让人难以理解 也是如果经历的多了 也就无所谓什么真爱假爱的了 人一辈子的精彩不需要用爱情来证明 而爱情又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一直认为任何爱情都建立在物质基础上 所以西早目前应该在乎的是自己的生计 至于爱情 对于西早来讲过于奢侈 不过如能遇见再如燕子的女孩要珍惜9 k+ q h4 f5 k* i( M* B7 N 希望楼主在乎应该在乎的事情 有些事情经历过就好 不必把结果弄的明了 谢谢美文9 z( Q& L1 e) c9 G ( k" [# S8 e' F# J- b# v) e
[发帖际遇]: 左左右右看到天涯文学和天涯伊甸联合举办活动,就积极参与组织,于是得到活动奖励基金金币7¥. " r P" k" r( p) f+ x, o9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技术支持以及广告业务点击此处获得QQ在线技术解答.心理咨询师点击与心理咨询师聊天或留言.
天涯值班管理员点击与值班管理聊天或留言.

本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QQ|小黑屋|手机版|天涯情感论坛|天涯情感社区 ( 公安部备案号:13010002070261/冀ICP备13009726号-1 )

投诉应急举报电话:(只接受手机短信投诉举报,非本站下的任何举报本站概不受理,请认真仔细核对)

|

GMT+8, 2019-4-24 13:0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