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论坛|天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优雅紫蝴蝶

秋天里的玫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11: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6

 

% D. W0 ]7 \, N1 f& v# d

                            (43)其实

* ^& S+ D4 P/ B# t0 Z

  

; j) r7 s. \# }4 P

其实女人的性满足和男人不大一样,拥抱,亲吻和抚摸,身体依然可以得到及大的满足。自从懂得拥抱,幽幽就渴望拥抱,自从懂得性幽幽就渴望性的爱抚。

% ~ ^/ b' d3 Q( r

 

6 v0 e4 ~( I9 u" M$ u

但让幽幽难以理解的是,海从来都不屑这些。他经常说:“容易得到的不容易珍惜”幽幽奇怪的看着他,觉得难以理解。什么鬼话,都结婚了,有意思吗?

! c k& d, W. D- ]2 Y2 {' _: o; y

 

* I1 s V* R$ h! ?, d, a4 ^' R! s

海除了很偶尔的需要,平时从来不去拥抱幽幽。幽幽心里藏着一团火,她渴望这个法律意义的男人满足自己正常的生理需要。她去夺取,小狼似的扑到海的怀里 。海会把她推开,平时说工作忙,假期也坚决的拒绝。他们手臂和手臂交织着,海阻挡幽幽身体的靠近。好像玩耍,可是幽幽的自尊在受伤,心里流泪。

+ D0 |* y o! d% X8 l% V

 

! l4 ?2 K; K+ c

 

5 ~* u/ N: f/ o+ h3 f/ F, N

她想起那个飘逸的男孩,那个自己喜欢的帅气男孩,那个幽幽把初吻给他的男孩。他总是那么自然的把幽幽搂在怀里,那么恋恋不舍的温柔的怀抱和温柔的吻,和温暖的手心里温柔的温度。他给幽幽一种依靠、依赖、和安宁和温暖的感觉。可是海,幽幽从来没有感觉到过,他对自己有过什么细腻温柔的心思,温柔和爱。

. y& p5 X# q: t) q- `% d6 P; q3 D

 

* Q6 _ G" P# W" z, i

往事悠悠,记得后来幽幽在路上遇到那个介绍人,他对幽幽重提,幽幽说:“我已经结婚了”

& J% s2 x, e; f2 \% G6 r8 R: R

 

% a; p9 Z i. r+ q1 ^3 c9 Q

是啊,当初,彼此都年轻,都害羞和不懂得坚持,再回首已无来时路。路上偶见他和他的女友。是他吗?那么象,依旧酷酷的,而为何他穿不同的衣服,幽幽竟然不敢确认他的摸样?就那样擦肩而过.....

" M5 ^) y: c/ J6 G' u

 

7 \$ G [, P. g- |

不久幽幽和海已经进入了冷战状态。生活忙乱和艰辛,工作压力大,竞争力很强,而还要带着个孩子。经常幽幽要边带着孩子,边工作。海帮不上什么忙的,每星期六回家几乎都要大吵,因为细碎家务事。

: A A* D% s3 b, W' ~# A

 

& ~3 U% V% Z& Y6 p2 k4 E

当时幽幽疲惫的厉害,盼望海能回家做顿饭,帮帮自己,于是就吵架。其实做女孩子时候,幽幽什么也没有干过。家里没有农活,妈妈姐姐们又都很娇惯她,什么也不让她干。所以当那么多家务琐事需要做的时候,幽幽感觉到特困难。

$ x, N8 l) ]# V& ^# _

 

4 o7 U" K7 _6 J2 j' n8 L0 Q

 

% w* J1 u0 B! s5 @# J4 ]

年轻气盛的幽幽还很要强,工作就那样的拼命,和骄傲,和出色。幽幽觉得自己象上了发条的闹钟,一刻没有休闲,身心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精神的紧张和生活的繁忙和累,也是他们经常吵架的主要原因。

& ?; o# d0 ^$ t2 Y4 W+ {

 

+ J5 Y8 v: k# ?! N; v& v

虽然经常吵架但日子还是车轮样过下去。

' `0 r% I7 |, X' ~6 V( B0 Q

 

. V* G8 z) D( A5 x1 R

也许从小太渴望父爱,特别每当看到别的父亲那么慈爱的对待自己孩子的时候,幽幽就非常羡慕。所以她希望孩子和海之间有很深的感情,她努力培养着,注意着。希望海和孩子的父女情深。

8 q) H2 i# s% l; I

 

4 d2 B$ j* J0 z, K1 s. n- G2 }

那时候孩子还不会说话,每当晚上门锁响起来的时候,孩子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咿呀着蹬着小腿。孩子想他,因为一天中只能和海见这一面。

$ E0 M; u; j7 N/ r: t. h3 ]

 

+ A9 c |9 I6 @3 `" \

海回家越来越晚,他没什么借口的应酬,无非在办公室多坐会。但是明显的要晚来近两个小时。孩子就那样的等着,她敏感着开门的声音,原本已经睡意蒙胧,但听到一点细微开锁的声音,马上就会精神大震,兴奋的蹬着小腿咿咿呀呀的叫着。

+ F1 l* ]( ^* H* c& k; T

 

- i. ]9 G; G& D

幽幽说:“孩子每天都等你,你早点回来回”海委屈的说:”人家某某同事,每次回家孩子都睡着了”幽幽说:“孩子不是想你吗?”

! a, I- A6 Z$ V# Y+ @5 ~; X. x, ~

 

. b- U7 \! o" ~' X2 J6 j$ t

往事悠悠,当海又一次烦躁的恶狠狠的把幽幽推到一边,幽幽彻底受了伤害,她决定再也不去碰海,海很好奇,问幽幽为何不要了?幽幽说:“不喜欢”海有一丝失落。

% M3 ~6 |/ m: i0 P0 Q1 [

 

4 b# P2 c# z2 u' a( B

于是就冷战,没有拥抱,亲吻,平时没有碰过对方的手臂,即使在客厅里碰到对方也要彼此侧开身体,几乎没有的及其偶尔的性生活。海说:“那是我的权利”当然做与不做他认为都是他自己的权利,幽幽不愿意多想,绝望了沟通的念头。

( G* l1 ^0 ], A7 b

 

0 Q. l+ l! w+ Z3 M6 w! x

幽幽让忙碌将自己埋没为了孩子,幽幽从小饥渴的父爱,父亲山一样的伟岸和依靠,幽幽希望孩子能得到。

! x- ~2 v4 e. \$ M$ T# k" l

 

) N( R; t' |7 ]

也可以看到海手做的痕迹。细想,他虽然状态不很佳,但正常时也是有一定频率的,并且这样的年轻,其中有什么隐吗?当时幽幽没有考虑到,她料想不到很复杂。她觉得海没钱也不出众,应该是让人放心的。只是偶尔问过:“你外面有人吗?海说:“没有”......

+ R$ B6 ^% G6 ^0 J% ` }6 r

 

% Q# J2 D7 N( I$ 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15: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7

 

9 ]1 a/ e# J2 M5 Z* Q# T! @

                                                       (44)翩翩起舞——理想之旅

6 g% f/ ~% t5 c2 c# b

 

v% ^: G8 U8 k" ^( c1 {5 R

幽幽在给自己寻觅出路,她想到了考研。冥冥中她好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她想也许唯有这样才有可能改观自己的命运和生活。于是她买来一些书,空闲的时候看。

- @. j" @: C3 e- ?% R' t

 

5 o! Z# Z4 r* B) {3 B

 

: W5 u7 }7 \2 n/ a* B
/ C+ _, S m t

啊!学习!学习很累,很烦,很艰难很有趣。思想飞驰,飞驰的思想飞啊飞啊飞!想啊想啊想幻想。

6 N- }; z/ ~8 {6 _" I; f

 

% R: x6 M% b! S4 z

 

* w2 U, _% Q4 i2 {9 p7 ?

幽幽喜欢幻想,幻想未来,和对未来的幻想!她想追求就是种美,没有追求就没有了意义!人生就是奋斗和奋斗不住的奋斗!

9 |# @( }- I! K0 K6 N0 A9 Z& p

 

4 ] L7 _: S+ x" Q2 H+ {

 

$ t* j! R) Y! m, ]# h' m2 o

其实幽幽的底子很薄。英语水平只截止到高中。并且基本功不是很扎实。

2 B$ e6 `! M+ _5 X& z8 A3 I

 

3 n. H+ K4 S& i2 W& V* ~

 

0 X% p" }5 a- X4 \# q6 o% k

记得初学英语时候,英语老师是个有些书生酸味的男老师。刚毕业没什么经验,又忙着谈恋爱和转行。所以教了多半年,也没明白他教什么。

% z; N( o. `0 B; O( E

 

, [; r$ ?1 v5 |% y8 m5 @ s& N( l

 

$ S( w9 Q6 C- e0 p4 Y2 Y1 a: f

学生们经常起哄,老师一进屋大家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他气的哭了两次,哈哈!那时候幽幽也觉得很刺激很开心,随着跑出去。所以开始并没有学懂什么具体国际音标。哈哈!后来虽然懂得了很多语法等,但基本功还是不扎实。

# d# \& @* g) J: p

 

/ q, Z) g# A( i6 s: q4 k! J

 

8 v9 y5 @* F( g% e7 f7 r7 n) L# m

那时候很长时间,幽幽晚上读书很晚,早上也看,然后感到很累和乏。忽然发现对英语好象会了。她真开心。记得初学时几乎什么都不会,不会读不认识,很出汗。

, i7 G4 ~9 `' {6 C" n" Y1 V0 I

 

! X# A* N8 j, T. v8 ^/ h. H' v& B

 

' y2 Y" \! y$ X7 A- q5 d; E

后来艰难的听了若干次竟然看着音标会读了。然后不看音标,直接读。然后开始背。很慢,好像每个单词都背不下来。管他那干脆合着眼通背,一个单词背几遍的很快的背了一轮。

% u, T6 D' f+ f" i7 C _" V

 

# _, K+ L1 k# x+ r# X9 ~& Y( L

 

+ t1 X( g: e3 [3 o; k

初学时很艰难很慢,那些单词好像一个个是仇敌样站在面前。幽幽倔强的挨个去消灭。很烦,后来实在没有耐性,干脆把书扔到一边,她觉得自己几乎被磨掉了所有的锐气!

5 A8 Y3 S# O# j" E& I/ R5 ?2 X

 

9 r0 d. H. x4 z' o9 k- G& b

 

5 w' I5 @5 C8 z$ S% [

好久好久不碰它,看到它的反应是脑袋大和发蒙,烦躁和生气!后来稍微好点又逼着自己咬着牙去看。

0 W; p5 V0 H& m' B0 M

 

; Y: B4 A6 Q7 e) F8 z( J) c5 a

 

4 T, E: K( Y' I6 c2 W0 |

接着却发现它忽然又好象熟悉的朋友了,很亲切的样子。但是仍旧几乎不认识几个。然后继续坚持着通看通读,竟然开始慢慢入门了,有些轻松和喜欢。继续努力,更喜欢。

! }- w# Q9 ?1 M9 B. q$ d

 

. y' U3 |! O0 Q/ F

 

$ |9 V: Z, l8 n P2 d2 t: P+ F

那些单词,好像也不再是仇敌而是象朋友了。于是开始熟悉喜欢和感兴趣了。

3 K5 ]3 }; W2 U9 t8 z

 

7 Z# K8 M: ]4 `8 {# p- S: i. g

 

% ?) |) U* m, g, n

开始时几个月背才能背一遍,到后来速度加快,每十天,七八天,到四五天。一遍遍背下去,通背了近五遍,听了数遍,后来发现再背时,竟然开始记住。并且及快!

& `, Y0 @6 { s/ g6 w- p: h6 k" M

 

5 y! z$ `- d* v: h: z- ~

 

/ t" C) ?9 [6 J4 h7 O

幽幽想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6 `+ h" b* h8 q7 C P' s

 

* \; t) z/ C' N! p) p: Y

 

3 ^! r# ]# }' O4 j* ^. ^ {" g
幽幽决不会放弃!其实立志在几年前,那时她觉得自己还年轻,但因为孩子很小,基础也太差,所以心思也主要放到孩子和工作上!偶而假期有空看看。
* z9 y) V5 S& \- r4 d* L# h$ p$ M
 
8 J5 S- \) P3 j
 
) X0 W0 |0 A+ |( o8 Q
第一本考试专业课用了整整一个假期,好难,很厚的书。因为不是当初上学时所学的专业,以前没有涉及过的复杂领域,所以很困难。
( X' J4 l$ m5 P/ d, g4 S2 a- }; _
 
2 C, z3 c, z( ]3 l+ A
更可怕的是因为几乎好几年没学习了,开始时一看书就想睡觉,看不下去。只好用笔画着逐句往下读。慢慢的到可以轻松的看和做题
* x! n# F/ S, y8 [5 G
 
$ H) n3 v' B* b( ]' _( o) A. I* `
 
% V2 S' \' q) S; ^8 U
幽幽会坚持,她是个倔强的脾气,认定了就会一路走到天黑,夜色漆黑,有书香陪!
, L. @" g& w; h; m6 _5 R
 
( \4 v! M( x$ K
忽然心疼的发现如果再回到几年前有多好,那时的收获是工作的业绩,和对孩子茁长的成长。幽幽喜欢那种竞争和把对手打败的快感!当她一次次在成绩上展示自己的精彩时,别人羡慕尊敬的眼神让她陶醉。
) F, d. Y: }: S" k. K) R
 
( b, y y5 [0 c+ H. s% C
 
1 t; @. |! S& B; P- \8 w) M
幽幽的工作热情刮起一阵旋风,热情及高,好像最高。大家和领导说起来,无人不佩服她工作的韧性坚持和狂热。她喜欢那种称赞,那让她开心虚荣和满足!
. e2 J" |. ]" e: H# n& i6 u
 
3 I- P" N$ U- g
 
2 \) i- O$ {% X% L) w8 \! J7 q
那时她觉得自己只是埋头去干,没想到大家却那么注意她的一切。名字一般被写到第一,呵呵。虽然好事情好象从来没人惦记过她。哈哈,当然幽幽也不在乎那些名利。
9 p& S: X( `' R% }' D2 h8 }; J1 P5 b3 z/ M3 m
 
) C( j6 a( F$ _, p* D0 ]
 
7 m o8 P" Z6 z, A! o* c
幽幽记得自己当时的成绩和教案被打印在第一名人手一册公布。幽幽觉得得意又想笑,自己是何德何能如此瞩目,而平时她几乎都很少和别人说话!
, N, M8 W; z6 Z6 H2 `# ]
 
2 V7 }7 B" |' {9 Q2 o
 
% O! K3 a" r5 w. B" x
只是因为气氛的营造,幽幽单纯的小老虎样的前冲前冲!的青春猛劲!
. d( O5 R& U4 d6 G% A- g0 W& }
 
- X7 Y d, P0 I. B+ X# S( [* R4 g
后来幽幽懈怠了很多,少了很多锐气和多了些惰性。很后悔!因为原因种种。
. L! e* C& O$ J6 Y& H- x. o
 
& Z( q; F% n+ Y' h+ q& M) {4 O
平静时候她独自反省,幽幽觉得生命就是挑战极限!不住的挑战和刺激战胜和超越自我!
1 F- m6 [# B! {# Y
 
3 @ W- a$ [7 {' J- q$ ^
幽幽傲和狂,因为她自信和年青,因为她相信自己能行!
$ G# n* n+ Y8 g6 V. y
 
* e' l2 ]4 Y5 ?/ P+ N5 V' ?! z5 F
她鼓励自己:不要埋怨不要辜负生命!不要抱怨,要感激感激生命的赐予!与其把悲伤挂在脸上,不如把它轻佻的挂在嘴角!
0 p9 j; b( R* O0 M
 
/ [; s6 c* N6 d# F2 Q3 U
她坚信阳光就在不远的一米之外。
% t! A2 V" M9 g2 `5 W' U
 
4 ~. x% {7 p7 [) v/ F
 
* S* `1 D$ X! X8 i2 T
是的,加油加油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 15:56:25 | 显示全部楼层
:meigu 期待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16: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3楼 营长 的帖子

谢谢灵灵。:xuanchuan :ruci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18: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8

                                                                  

d n3 {: s# W1 \7 g, l& I& \

                                                           (45)回忆仍旧是疼痛

/ A7 I5 h. x O, h7 k& `6 S

  

9 M$ T8 x6 J0 k5 ]: B0 U

夏天记得偶有闲暇的时候,幽幽和海和孩子去植物园玩,里面有很多树木和花草,还有一个水池。小孩子在疯玩的游泳。从跳水台的地方跳下去,然后上来再跳下去。

0 k( m, o1 A+ y1 |% V

 

) v! \1 E: B5 S; O4 d4 Y: j2 {: ^

水池里有些小鱼,海和孩子用鱼竿和罐头瓶去钓那些小鱼儿。可以钓上来很多。孩子开心的笑着,叫着,兴奋的跑来跑去。

% A) E# O$ }6 ]# ~4 W

 

! j8 \/ R' |$ [& ^

 

. z4 d6 q/ r4 g& W A

幽幽捧一本书座树阴里看,偶抬头看看他们爷两个会心的笑,除了偶尔一丝怅然的伤感,这样的画面毕竟还是很优美的。

- r% C8 J9 t2 C7 g* y; K

 

! b( e/ S7 \! `9 v" Y; N

还有很多,他们偶去的广场,孩子鸟儿样的在空地上跑来跑去。鼻子上兴奋的满冒汗的去跳蹦蹦床,开玩具车等等。

' `3 m* t! q: ]0 D

 

5 A3 g' U' j) `4 |7 T

 

5 B1 b3 `: J$ M3 P+ w& z6 R

公园里,他们座在秋千上,游来荡去,玩遍各种游戏,很是惬意。

! I6 ^7 R$ Z' n& m' N. A

 

, n' K# d9 b$ ^( b6 u/ t- f9 F

 

5 j! [! a0 K4 U

最初的每年孩子的生日他们都要好好的庆贺一番,并且拍上一张全家照,等等。

* T$ I4 k5 Z( b' q, [ ]4 k2 E

 

- M! Y0 Q$ h' E- a/ h5 v o; D

 

! ]8 T6 R% O$ G6 z p+ N1 ^

伴随着点滴的开心。就那样的一起走过,和经历过青春。

1 Q4 ^2 D% m" v o; t- V

 

1 }& F( P8 ^" x2 @4 x$ k

岁月如梭,依然他们会经常吵架,然后是海的无影无踪,和轮回。

" k9 n: O/ M& w5 }8 H" y

 

( ]% o" s: u6 m) D" v

往事如烟.....

: c/ l4 T( \( Y. v* {; I& U f) _, m

 

. F- O5 j; u+ O& D+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20: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9

 

5 a) I A) W: L

                               (46)往事如风

) y+ u7 ^, i" k1 g4 p8 A3 g' `

 

) ~% L a+ G$ Y

 

9 _1 l8 v! o" g+ A% }7 r" A$ T4 C

每次吵架,当海走的时候,幽幽便焦躁的开始心烦和心乱,说不出口的压抑无助和烦恼。

5 Y' S4 u0 I. E9 ]' _- R

   

* P& I/ u0 c1 f, p6 j
记得那次他又走,开始幽幽谁都没告诉!。几天后实在坚持不住,便打电话给妈妈哭诉。孩子很小在幽幽怀里,也哭。用小手给幽幽擦泪,问:“妈妈你为什么哭那”?幽幽说:“没什么,眼睛不舒服”海回家后孩子告诉了他,他好像没听到。
) A+ O& [2 W% |7 D0 k0 [) f
 
_! S5 t3 t/ |! X" D
 
5 u% d$ O- i0 l% m. l
那时候幽幽抱着孩子,每天要爬高高的五楼。来回几次,把孩子送到妈妈那里然后去上班。没课的时候她就自己照顾孩子,怕累着母亲。
6 h& b9 I. N5 o& ~, A' y& \' A i
 
1 t; P0 G, ?$ W4 h, ^
星期天海偶尔在家,幽幽就抽空写教案。把时间安排的紧紧的,抓紧把工作提前干完。幽幽忙碌着,恨不得分身!
3 X. D, W* }, H
 
$ F/ l! _( x7 y1 i/ F* F* \
那时侯海经常回他家干那些干不完的活,干到几乎没有时间回这个家。家其实是幽幽自己的。
! E, ?2 }! p$ Y( P0 L
 
: d4 b$ C; ]& V- N) ~$ W `- k
并且每次他想走,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吵。然后理直气壮的不回家,高兴的时候才回来。
8 k, C: X! w" z6 _( c, | ]7 l
 
; d: U) R$ S& f" k
每次幽幽上完晚自习后还要去妈妈那里接孩子。然后抱着孩子上高高的五楼,每一层都那么艰难。
3 b# E6 w& m" G4 Q$ w. u
 
6 ?; K9 c3 M6 G9 R8 K7 x
远远的看到屋里没有灯光,幽幽哀伤的知道海不会来。很多时候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怕外人笑话,怕妈妈担心。
/ O# ~2 J0 L9 ^! }) ~, Q% ]* t' n
 
: w' E0 j% R; d2 ?" B& K& u
那时,工作压力很大。又快考试了,压力、累、无助、无处可说。于是幽幽想到自杀。可是细想觉得不理智。
$ I- b8 q, F: Y4 g4 b5 W
 
3 D2 Z1 s3 I& ^ u, u
是啊,青春年华,来到尘世,没享过什么福。并且这么多年也没出去旅游过,太疼惜自己了。于是想:去上海看看,喜欢那个城市。
( a/ I/ r9 H; s* R* D# y
 
* M- B, f2 w, f3 w5 f7 U I
 
& \0 `+ o1 R. w; _2 p e3 _8 M
于是去了火车站。查看了火车的列表,想放假就去散心,潇洒一把。
, J x8 W6 z0 @) N% `) Q
 
& i6 w I4 ~- o
 
4 c- n. c6 o0 L9 E# E) h% \
姐姐知道后,竟然去海的学校把他喊回来。幽幽很生气。因为幽幽知道海的脾气,那样他会跑的更猖狂。事实也是如此,以后他跑频率更多间隔的时间也更长。
: n; j) h' w7 V% Z
 
8 i* J1 x& S% g( S% j! R
 
" ~: T0 `$ A2 I1 m8 B
其实那些年!大家没人理解理会幽幽的内心深处。他们只是尽力的帮幽幽维系这个孤独的家,其实家是如此孤独的让人心疼。
" w; ^% u# f8 j
 
9 ^! n* \* O; f6 h
那些温柔的劝解和干涉,其实也是一个大大的枷锁。就象开始他们就没感情,后来也没培养出什么依恋。
3 r; P# }# w. D3 U& [
 
: |2 U# ]6 ^& M0 l
他们勉强的维系着,艰难的走过一个个磕磕拌拌的青春岁月.....
4 T/ o* R8 t: }0 S/ x: j

                  

( j1 N M+ C9 z) I/ 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21: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40

0 B8 s# t/ ]7 m3 q: g

 

! |; a0 l+ v; P1 a- E0 r2 g+ a8 l

(47)战争的疮痍——给那些屈死的亡魂

0 o% U7 F; [/ I; M% n- ]7 L


 

% \% b! ]( C$ i* n9 u3 j

小时候幽幽几乎没有看到过母亲笑,甚至没有过笑意。记事起,妈妈就整天忙碌的穿梭于,医院和家,家和医院和家务之中。妈妈的身影及其忙碌与忙碌,她看不到妈妈的身影有休闲,脸上有笑容的时候。

5 {4 f" F& K+ g4 p; K" q

 

* [1 }" Y k) ^; P4 ]6 D6 o
t: x. S% Q# f0 b6 U# r3 @

幽幽的父亲的脾气很大而倔强,大家都谨小慎微的在他面前不敢大气。因为妈妈经常教育:爸爸身体不好千万别气到爸爸。

+ \- Z5 c% c+ u( L/ n


- x* R8 r: r, }

在幽幽的记忆中,妈妈对父亲非常敬重,非常好。绝对服从,就象家里的佣人。没见过父亲干过什么家务。爸爸干点活,妈妈会很担心。每次下大雪,妈妈不仅要把自家门前雪扫好,还要把村口通象吃水的井的小路扫好。因为她不扫,爸爸要去扫,妈妈只好抢到他前面。蜿蜒有一里多地,那是大家必经的公共小路,爸爸认为自己有义务去扫。

4 e) H* z5 s- j8 `/ _! C


8 C# J+ V2 D% f

记忆中幽幽经常见爸爸整天看书,听新闻。妈妈说爸爸走南闯北了大半辈子,家也四处的搬。扔了很多东西,但是书却从来舍不得扔掉。幽幽的爸爸当时的学问很高,字也非常漂亮。人品好,口碑也很好。大家都非常敬重他。

& z2 m) U2 [+ B% D/ }0 c6 t r$ n

 

& Y" D( p' Y9 E& T5 M

妈妈对父亲一直很好。爸爸住院的两年中,妈妈非常精心的伺候,想想当时的情景,幽幽觉得妈妈对父亲真是太好了,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

; i0 @ ^$ I! k/ ~


幽幽的妈妈从来都是吃苦在前,享受没有。父亲身体不好,**时被搞跨了身体,妈妈说当时从牛棚里出来时都**。是妈妈一口一口加大饭量把他又调养过来。那时侯幽幽的父亲被关了八个月,幽幽的妈妈天天趴到门缝去看他,帮他调查清楚PH他的原因。原来父亲爱给领导提议见,批评和自我批评嘛。然后被人记恨和打击报复,后来妈妈让炊事员给爸爸捎信,告诉他真实原因。然后被来查房的人翻出信件,一调查ZX大白给平反了。但是炊事员因为给捎信却被查处,然后在帮他昭雪,很乱,但是却是风雨真情。

$ K1 N S2 ^& t' N' j3 c5 O

 

" {, t+ A0 S- |$ P+ s" Q

爸爸去世后,幽幽发现妈妈开始打牌,很烦躁,就那样几年,除了干活就打牌。幽幽觉得妈妈还有相当大的压抑。好象不仅仅因为失去父亲,好像还有好多年艰难岁月。后来孩子们都大了,妈妈也老了。于是脸上开始有了一些笑容,脾气也突然没有了,以前在母亲面前大家是不敢和她开玩笑的。现在母亲就象弥勒,孩子们都可以和她说笑甚至发脾气使性子,她一点也不生气。

- e- J# b3 i& C* N- H, f' ~3 Y9 J

 

9 U# D6 [/ s7 q+ d: u D# G2 \

一次幽幽偶然问母亲大舅怎么死的?妈妈说:“被杀的”幽幽愕然,妈妈的沉谷子,烂芝麻,幽幽穿耳而过没有注意听过她絮叨。只知道曾经死过一个年轻的舅舅。“为何被杀?”幽幽问? 妈妈说因为是八路军,幽幽说那为何不是烈士?因为幽幽的记忆中大舅是堆土坟,没有人注意过他的过去和提过他的英名。妈妈说因为当时是单线联络,他去世时候,那个联络员也不知道是谁,找不到了。

6 f' T, L7 |: H I& e- I

妈妈说那时候幽幽的大舅三十多岁,她十二,姥姥是个小脚女人,没人知道怎么处理,当年外公因悲痛过度去世。只是后来十多年后,妈妈在县城里听说全县党大队部的队长说名单上有这样一个人,大队部也找过这样一个人找不到。幽幽问妈妈当时有什么证据,妈妈说什么都没有。是啊!一九四几年发生的事情,那样的**年代当然没人敢保留证据。后来妈妈去找队长,去找组织恢复这件事情的真实面貌还死者的应得烈士称号。可是赶上十年**,那个队长也beipo害死了,一切乱糟糟,所有的线索中断。

( \9 G( q* _4 f, b8 ~/ ~

幽幽听妈妈说姥姥一生都在哭,当然幽幽理解一个小脚老人的无奈冤屈和痛楚。妈妈在她们面前从不流泪,因为她说小时候看到姥姥哭很难过。她说从来没有敢惹姥姥生过气,姥姥是个小脚的女人,除了做饭什么也不会。幽幽的妈妈挑起了家里所有的重担,因为她成了家里的老大。日子很苦,女人是不准赶集的,让小舅把织的布拿到街上卖,卖的很便宜,因为他太小。压抑的空气让他性格内向很少说话,外人说他是哑巴。

- f: R) l" C! O- @+ r! P6 D


$ T5 o. \. f; N7 t& m n

幽幽想如果大舅不是八路,就不会被杀,那么家又是另一番光景。如果不是单线联络,那么大舅死了会被人记住。他的女儿和妻子和老母就会有政府照顾一下。舅妈也许不会带着孩子改嫁,姥姥也不会在见不到亲爱的孙女,至少英雄的母亲的称号会给她安慰,让她安度晚年,后半生不在哭泣中度过。觉得姥姥很可怜,一家人当时的命运很凄惨,幽幽不平的对妈妈说。妈妈说:“那有什么办法,当年死的人很多,象长征路上死了多少人啊,谁知道啊”?

; ~1 M3 v# D8 w& l! I


5 ^7 Q$ X; V4 E: m$ P+ d a

幽幽想:是啊!好像也的确没有办法。事隔多年,往事如烟,有多少热血男儿一身豪情铮铮铁汉为国捐躯,生时没有鲜花,死后没留英明?这是一种悲哀和可敬。就象人民英雄纪念碑,有多少无名英雄。但是他们永远记在亲人的心中,记在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中,原生者岁岁平安,愿死者在地下安息。阿门!

( C) n: F6 I: Q: [* B; v


" E1 q( o( S0 C, X* x

后记:幽幽永远忘不了母亲当时眼神中那种迷茫、无奈,仿佛还有一丝透过绝望的渺茫的游离的瞬间的希望 。一秒间自己又忽然毫不犹豫的将它坚决的熄灭。幽幽当时感觉到很痛心、怅然和惋惜。她想应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给这些可敬的无名英雄留下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曾经的印痕。让他们用鲜血和生命点燃的闪亮最大限度的展现他们应有的光芒。给他们应有的迟到的一点祭奠和怀念——英魂难忘!永难忘!

4 T! H ^2 t) c! Y5 a; c, I" c, D ' k/ _, T4 r. V" I, I[ 本帖最后由 优雅紫蝴蝶 于 2008-8-27 17: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 21: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的小说 期待后续 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3-2 23: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加油加油加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6-10 18: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虾米 于 2008-2-10 00:49 发表 确定这样的结合会有好的结局吗? 我仿佛看到痛苦和悲伤在叫嚣..

7 L# e: l& j, g2 X% u

 

1 _, S2 F6 O( T4 O; b# k5 L

呵呵,说的很对。

5 a, c' H( D0 f1 m; o8 p

 

: k7 u; P: ]% Q0 N+ D

一种痛,一种被撕裂的心碎。

" B. g3 w. T6 D

 

! R2 d. _7 U9 Y5 j: Z4 n7 r;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技术支持以及广告业务点击此处获得QQ在线技术解答.心理咨询师点击与心理咨询师聊天或留言.
天涯值班管理员点击与值班管理聊天或留言.

本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QQ|小黑屋|手机版|天涯情感论坛|天涯情感社区 ( 公安部备案号:13010002070261/冀ICP备13009726号-1 )

投诉应急举报电话:(只接受手机短信投诉举报,非本站下的任何举报本站概不受理,请认真仔细核对)

|

GMT+8, 2019-2-19 07:4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