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论坛|天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优雅紫蝴蝶

秋天里的玫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0 16:49:0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28—— 回忆那些温柔的岁月

                                                

8 [ D- A: R1 z! f# K6 m8 |' `# _$ O

                                      (35)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爱所以伤害3

! V) R- C6 g3 q5 e0 c: l

 

8 k3 U- y6 m2 U4 H, k$ _0 T! h7 Q

 

1 u9 h7 S. |) Q4 K1 h4 p
+ D0 X9 e: y9 [$ u5 v5 c
/ l% @6 H! m5 W6 r

毕业后,漠漠去上大学,因为开学时间晚,漠漠座在教室最后学习。鱼鱼以为漠漠复读,他很开心,马上也来到这所学校,而其实他在其他那所最好的学校已经交了复读费,他和其他同学调换到这里上学。

& q0 }( k) N; J, `; x& r

 

3 I6 z& ]5 u- w4 T! }

 

: L9 g- {1 V0 Z* p

漠漠和鱼鱼已经不说话,整个高三他们没有说几句话,漠漠低头匆匆行走,但是鱼鱼每次都会孩子样的,可怜巴巴的扑捉漠漠的眼神,他们之间已经有了默惬。漠漠必须回头看鱼鱼,不然他会把桌子摔的乒乒响,而漠漠看他微笑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他恢复平静。

% D, `+ g0 O" w j

 

$ z$ \2 X) `6 M6 ?5 `1 W. r

 

F5 [% S) v$ T5 b1 J

 

# w3 o* l; N4 J; y

记得一次漠漠就不看他,故意气他,鱼鱼吹着口哨,漠漠不看他,鱼鱼翻腾书桌,漠漠不看他,鱼鱼弄的动静更大,漠漠不看他。鱼鱼砸桌子漠漠不看他,漠漠自己偷笑,一会,鱼鱼气的狠狠的“啪”的一声把自己摔在桌子上,说了句粗话。大家都哈哈的笑他,他自己也气笑了。漠漠回头看着他,有些后悔有些心疼。那天是星期天,教室里人很少,漠漠来教室学习,而鱼鱼是来看漠漠的,因为鱼鱼不学习。

6 U3 `# I5 v) v9 t& s1 o3 s

 

; _8 M5 ]$ c4 n0 T

 

# R0 d4 [; Y0 K. D2 Z6 f1 N

 

) H" x9 l3 r" B6 g

毕业后漠漠和鱼鱼不说话,继续各自眼神回望着走着。鱼鱼开始和一个女孩谈恋爱,一次那女孩气呼呼的来找漠漠,问:“你和鱼鱼什么关系?”因为她每次给鱼鱼买吃的,只要漠漠在鱼鱼都不要,女孩的直觉感觉到了什么,她说:“我发现你们两个很好”漠漠说:“没有,我们只是一般同学关系,你们谈就行”那女孩开心了许多。而其实漠漠怕自己走后鱼鱼会疯狂的想自己,就象她会想鱼鱼那样。他们从此公开了关系,那个女孩很性感、妩媚、妖冶、漂亮、时尚。她拉着漠漠的手,随口唱歌的样子,歌声好美,漠漠佩服她勇敢的抓住自己的爱情,她让漠漠心疼,因为她抢走了漠漠的爱人......

2 V5 U* @$ u; q& S

 

8 ~* ]' V/ o5 _; i3 g

 

& W" X0 O1 E3 d4 C. w4 P3 M4 r

 

7 n2 l: V* E5 g$ T, x% L" F% `

 

. H3 m, u i1 k/ b" Z( z, D& m

爱忧伤,鱼鱼看着漠漠的眼神,绝望的比流泪还心酸的伤感.....漠漠看着他的眼睛,忧伤而伤痛的看着他。明制造了很多误会歪曲和挑唆。漠漠的心已经自闭。她除了写竟然悲伤的看着鱼鱼失语。多少次他们就那样悲伤看着对方,他们竟然都失语了。

# V2 c$ P+ E! O' J+ Y

 

1 A8 V/ X: N% D5 `# D

 

% J1 k: ]# e) s: Z) ^2 @$ R

 

. C; P$ _$ J R# s1 h

他们相爱着,鱼鱼爱着,伤痛的爱着漠漠,鱼鱼相信漠漠,鱼鱼不相信漠漠。而怀疑无疑是在彼此受伤的心上撒下盐水,漠漠看到鱼鱼忧伤而忧伤,漠漠看到鱼鱼绝望而心碎,怀疑使得鱼鱼更加痛苦,他让漠漠解释,不知道为什么漠漠竟然在鱼鱼面前失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0 ` ]( E L1 l( x; t

 

- l( ~5 d6 b+ ~7 d

 

; ?! o! Y/ ?0 M' e" l

大学时每次漠漠回家鱼鱼都会出现在漠漠的视野里,漠漠不明白为何在自己家的附近。鱼鱼会孤独的站在在风中,在角落的双杠前孤寂的站着,漠漠经过时,他装着锻炼身体。而其实他那时侯是复读,那应该是他上课的时间。他的体育一流,他的成绩很差,漠漠想鱼鱼应该想漠漠了,正如漠漠想他。

$ |' _$ Q8 Z7 ] p0 m* N

 

2 i' N5 O; h7 J

 

/ Y9 \& k6 A/ }8 t

 

2 [' Z4 c6 H3 @1 x& Q

有时他在漠漠家的附近和其他人打球,而其实他应该去他们学校,他学校的操场更大。不知为什么,漠漠想鱼鱼应该想漠漠了,正如漠漠想他.....鱼鱼看着漠漠。眼神中的痛楚,漠漠看着他,浑然的渗入体魄的泣泪的眼神,在每次漠漠必经的远远的路旁,鱼鱼孤独的清冷的身影,而那是鱼鱼上课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漠漠想鱼鱼应该想她了,正如漠漠想他。

4 U7 A3 ~" P% ~0 r/ I2 r+ C1 o

 

- R. T, a1 o, K1 n! }

 

9 n! l) W6 N5 k& m1 ?, P1 j

 

- ~7 k4 b3 r. ?$ ]2 P6 W3 ^

造物弄人........漠漠和他竟然没有了话语,伤害伤害伤害。漠漠给鱼鱼写了很多信,放到皮箱里,用胶水封上,后来发现被别人撕开看了....其实只是解释了一些误会,和思念,于是漠漠把信全部放到脸盆里,用水弄湿,满满一脸盆,然后冲掉.....

* B+ ^% `4 x' q- f& L# t% Z, L

 

) {, D/ \2 z/ o( M" B' J

 

/ {* G# ^, z, w* a9 u& Y2 B

 

3 O. d+ _+ u+ P, I( j, X W

让友谊长存,记得当初相识的美好,忘记曾经的伤害吧。

- _& e: Y' q, l

 

7 D6 F8 @% t: d0 o. _# `: s# H6 H

大家的结局都很好,他们都非常优秀,当一切沉淀下来,发现还是曾经的友谊难忘。

0 B' {+ n- W. n

 

2 U0 i. J: U9 W: H# T

 

$ ^& N- z$ T5 K. o& s2 d, }8 g r

明老成而开心的笑,峰孩子气的笑,班长忧郁的微笑,鱼鱼调皮成熟沉稳而深情的笑,漠漠和婷和晴哈哈的大笑.....记忆难忘。

3 b+ A" e+ I, ~' l i

 

- h6 w' A8 e+ D! S4 z, Z/ \

 

& G, c) |8 Z4 J) a5 Z O; }

在大学校园里漠漠见到过明,她们开心的说,熟悉而陌生开心而亲热,见过峰他们开心的说,熟悉而陌生开心而亲热。

' @7 p+ Z# t5 Q0 k

 

5 [) z: f: \7 T8 R; O

 

; Q: e- u0 B1 P7 {

和婷去找过晴,大家开心的吃开心的哈哈哈的大笑,性格没变,还那样。

4 n' o! H+ b2 o* u+ A6 n

 

7 C" ^* y. V+ H6 M

 

5 d6 }, T+ ?( c4 z8 D) M/ ? v

+ B7 b2 n+ S5 d& g; h4 B' G0 f }

2 d# u) A# O9 S) K* i/ B, l( a& c# S. q! X: [- V4 H x: y
! W2 }4 |/ a8 s9 K9 J/ e! z
* E7 Y$ o8 j5 G! o6 l% U
 
鱼鱼的爱人....再见鱼鱼看他开心的站在街上看别人打架,已经没了当初的感觉。他考上了大学,混的很好,在另一座城市,好些年没见了。

1 c% ?$ y) E# r$ K2 D' ]( C

 

4 x9 [% {# C2 F# j

 

( \! x; V+ D" C& N& N7 x% p

峰和芳考上了重点大学的研究生,芳留校当教授,婷是魅力商人,小富婆,昆依旧风流倜傥。明混的很体面,后来忽然他苦读诗书,前程很好,晴找了个很帅气的老公,梅是大学教授。

. H# C1 r" J* U q) B

除了婷,其他人都好些年没见面,大家各奔东西。曾经的一切真情难忘,当初的好友,真情依旧,永难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0 16: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29—— 回忆那些温柔的岁月

                                                           

+ Z9 B4 d5 i; z* _

                                                                  (36)暗恋

+ N9 ^- K) l3 y( L/ @3 ?

 

9 W/ A( @1 l+ O D0 W& s f& n

 

9 ^' S8 }2 }: l
2 K6 X9 R0 L) n
* c, q& ]. e. O0 ~4 i
& M& |! a( [ \: V& `5 V2 d b

那时候经常想鱼鱼,漠漠决定忘记他,鱼鱼不去看电视,不去看文章,不去听歌,因为那些温柔的情节都可以让漠漠想到鱼鱼。

$ z. b( k. [6 G- M1 ~

 

& z: b+ b8 F$ K4 K. z

 

. K, m/ l4 ], G2 \) `$ ^6 k

后来漠漠发现自己即不喜欢看书和看电视。而偶尔一两次他们在街上相遇却佯装没看见。

2 ^% h+ X4 y9 g1 I; P- D9 F

 

; x6 |- q2 J! u. ?0 V

鱼鱼定婚了和那女孩。鱼鱼结婚了和那女孩。漠漠淡漠的在人前无所谓的入耳这些消息,同事兼同学看也不看漠漠说:“真是啥人找啥人”漠漠的心冷的入了地窖,轻轻的淡然的说:“是啊”然后寒暄了一会离开她的办公室。

$ b" v* a$ i2 ~ H6 [( w

 

( M5 n7 M7 \9 ^. j5 g" y' M w

 

3 `1 Q# D$ ^' Z

漠漠不知道怎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躺到床上,泪水哗哗的淌下来。漠漠知道该彻底忘掉鱼鱼了。忽然漠漠却有一种特轻松的感觉。

" O2 H, G9 K& ^

 

* W4 a2 `- O- x8 k

 

( V9 u0 f% q( E

那次漠漠在讲课,一双眼睛在从窗外看,那眼神,那身影太象鱼鱼了,是鱼鱼吗?漠漠不由得呆住了。她看着窗外,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曾经多少次鱼鱼就那样在窗外深情的看着自己。学生们都看着窗外,那个影子有些不自在,转身走了。

8 |% Y; C# f2 j8 g; E( S+ X1 r: B% l

 

{5 D! I q+ V8 J9 Q- `

 

- Z/ _# }' _9 o$ s

漠漠就那样径直走下讲台,就那样径直的打开门,不由得,跟随他的脚步。那身影,那身影太象了,太象鱼鱼了。那眼睛,那神态,那人的脊背挺直徐徐离开。

' l* R* l4 d3 z

 

$ e8 C& K3 o8 o

 

2 Z1 o% l3 ^ ^3 S" t7 l. j

在他拐弯出,漠漠差点失声喊出来,但没有好意思。看他就那样消失。漠漠立刻站在窗前看他走到路上的身影。是鱼鱼吗?是吗?那个身影出现在走道上,如此挺拔飘逸,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漠漠才不由得回过神来。教室里已经开了锅,孩子们开心的说笑。漠漠想着走进教室,稳了稳情绪然后开始继续讲课......

/ @! D. d6 p9 C; V& c4 F- v4 _8 `

 

2 ~8 j- U+ l$ k" {& h

 

, b7 K2 R* [# i4 [5 \5 z6 {3 c9 d

他是鱼鱼吗?漠漠想。回到办公室,有人说新来个领导,很帅。漠漠忽然想起来,开会时果然他座在上面。他的眼神,不很大但很有神,很诱人,他的嘴巴没有鱼鱼大。他比鱼鱼帅。但是他们身上有共同的神韵,特别是笑的时候,和他们的眼神。鱼鱼比他更刚一些,他比鱼鱼温柔。漠漠看着他重叠着对鱼鱼的幻想。

# {3 K8 i& I0 M3 c$ q2 v$ o

 

; F Z1 K. O) @8 i7 _) q: s. f+ J

 

9 o# W" f" c" R. {7 e

他好像有所察觉,他会很开心的看着漠漠笑。漠漠会回避他的目光,他会就那样看着漠漠笑。就那样温柔而闪闪发光的眼神。记得有一次他座在漠漠两排,忽然回头扑捉漠漠的目光,漠漠马上装出淡漠的样子。他狡黠的笑了一下,回头。其实漠漠感觉得到,他喜欢漠漠。而只有在他不回头的时候,漠漠才痴痴的看着他,看着他身上的超越他的影子的重叠的鱼鱼的神情。

& t. E4 {, ?$ g8 a6 U d: q

 

9 C, g/ \6 V' g

 

" a( Y7 r" [3 O' t; S' L" n8 I! ~

他应该觉察的到,他喜欢站在路上,看着大家,他直接注视漠漠,眼神温柔调皮而深情的样子,漠漠会不由得洋溢开很大的羞涩的笑意。所以漠漠在被他看到溢开的笑意之前就努力克制自己不被他发现。

% f0 }) _/ w9 c2 p2 f; T! s

 

4 l- L' E) d4 v t

 

7 m4 J2 w$ C/ H% `$ }1 C0 I$ Q

 

$ M: Y5 E+ U; v. U) p5 S8 d" s; `

一次他就那样笑着直直的看着漠漠,就那样正面的看着,从开始漠漠咧开嘴巴到山花烂漫的满面荡漾,漠漠觉得秘密好象被他彻底看到,漠漠觉得很狼狈。

* O* s! r$ V1 A" h

 

4 Q" p: m( J/ T: X/ B* M

 

+ T9 Q/ W: l- L6 E& m

不知道为何,漠漠害怕和他说话,害怕和他接近,虽然内心很渴望。但漠漠看到他却觉得浑身不自在,一般都抓紧溜走,虽然也羡慕别人可以和他侃侃而谈。

# M5 ^! D3 ]" F& k' n0 U

 

1 u2 b* [- O" m( @

他会在漠漠各个地方碰到漠漠会心的深情的微笑。

. l4 j C, b/ K8 i" h; r

 

/ A: a$ _0 K& i# F/ N. _/ N

 

0 m) { M. |" `1 `9 y) u$ j1 E0 @ K

一次他和几个人和漠漠在走廊相遇,在擦肩而过的瞬间,漠漠感觉到一股电流,她回避他的胳膊,而感觉到他微抬起的胳膊在触寻漠漠,和他的饥渴。

) I( L& J- U: R( r# C6 J' i

 

' I; s( e. e6 B" \# u; J: `( q: M

还有一次去他办公室,里面还有人,他出来在门口,身体好像无意会触及漠漠。他的火焰,漠漠慌忙躲开。

1 B6 X7 q: o$ h+ a& X

 

, ^3 i/ m4 D' c2 S2 L; q# |

而其实对其他人,漠漠没有那么敏感,而对他,漠漠如此渴望却又如此回避的尴尬。

: m- i* l( |- t7 s7 |! r S

 

m! ]4 v! ?5 ~; P

他是个好人,很帅。很温和,很周全。为人很好。他是个好人,大家都喜欢他。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几年,后来他调走了。清清淡淡的感觉,很美。漠漠记得他是一个从来不伤害别人的好人。他很温和,很有能力,他比鱼鱼完美,他的家庭很美满。

}$ h# P0 B2 Y8 s8 A8 m

 

7 s- Z0 R6 W2 m5 |

漠漠从他身上重叠着鱼鱼的身影,模糊清晰淡化着对鱼鱼的思念。

* p/ ?$ H' o T) A5 Z

 

* g2 k6 D7 s& [7 Z! W) K. w

到后来漠漠发现,爱也不过如此,她的鱼鱼已经被翻篇,偶见他看别人打架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已经褪去了当时身上的光环,但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却留下。曾经就那样深情痴情炽热而挚灼的,爱过经历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0 16: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0—— 回忆那些温柔的岁月

                           

4 m( B6 k; s- K7 k

                        (37)那个暖暖的男孩 

' K) \, S9 K( V. e+ y/ {3 l

 

i s' ]+ o% r0 ]4 S, L S

 

" I8 J3 J- T8 e/ F& O' J
 别人介绍的,幽幽不愿见,因为学历不高,中专。但迫于面子就走了几步,见拉。那是个有些灵气的清秀的大男孩,清清爽爽的,高高的有些羞涩的,和幽幽说话很小心揣测着她的表情,觉得印象还不错,然后介绍人让她们再见。
: A8 a, }! Q: H& n- d, v
 
: n; P- ]* i$ r7 D4 v
幽幽在犹豫,他好像很崇拜幽幽,小心的和她说着话。他是如此温柔的体贴,他会去给幽幽买饮料让幽幽解渴,他会递给幽幽一瓶水,他会座在那里和幽幽小吃。他好像做着一个小绅士样的体贴幽幽。她们并排走着,夜色蒙胧他靠近幽幽,幽幽就向一边躲,她们走到了路中间。他笑着提醒幽幽小心。他说:“你离我那么远,躲着我干吗”?说的幽幽不好意思,可能因为社交恐惧吧,和陌生的异性不大好意思。
& ~5 E9 Q& n" s; R
 
# r" Y" L' A! Y
 
; a+ c+ O" A6 B
他象小河流水细细的流淌,幽幽喜欢这种细心的呵护,一种温柔的感觉,和一种细致的温暖。他说着他知道的趣事和他小时候的故事,幽幽喜欢听。幽幽的心没剧烈的跳,但却有一种依恋,依恋他的安排。他们见了三次,他让人提出订婚。幽幽没有准备,觉得突然,但幽幽好像习惯他的安排,她要听听家里的意见。母亲不同意,并且不让去见,说他没前途。
' _ L3 T( k+ E9 q
 
2 z3 A. b4 U% h1 V1 R
 
- k3 y( ^2 p$ V4 s- e2 }* E
其实幽幽只是迷醉于他的安排和呵护。他们在车站玩他会让幽幽站远,他提醒幽幽离道轨远远的。幽幽能感受到他的心思在自己的身上。他在乎幽幽,幽幽喜欢这种在乎,但幽幽对他说不上爱,但却不讨厌。也喜欢看他做的听他说的。其实对婚姻幽幽是悲观的,哪能完美,只要他对自己好就好。
: L2 P4 Q& `7 Y* V
 
, Y& z7 Y7 H- y( q8 @( z" M
 
2 T/ E$ }* e7 b# S8 U# N
但妈妈的眼神好可怕!幽幽是个听话的孩子,幽幽是个正统的孩子,妈妈好像眼中充满狐疑怀疑的看我。其实她们之间那么纯纯的,幽幽也犹豫。于是就赌气不去约会。他找到幽幽家,说他一直害怕,这种结局!
6 Q; J4 V% R* V$ y3 R, s
 
( H3 K5 }' J- l1 w* z
 
9 l5 a m$ b/ R5 t- r0 s0 J
幽幽和他走出去,在僻静出站下我说明,他说:“我希望你是说你有事耽搁”其实他在给幽幽找理由,给自己留希望。幽幽能看出他的痛苦!他的气息有些粗,他靠近幽幽,一种直觉幽幽感到危险,幽幽用手把他推远说:“你想干什么”!他停住叹口气说:“我们还没到那种程度”就分手拉。
$ L7 J, Y# S3 \* D' ~) J; c
 
- t6 Y" a: \5 J# t4 i
 
5 |; A/ E/ p" \3 m: e" }
后来介绍人又来,说那男孩很痛苦,让幽幽给他机会。他家条件很好,有房子,并且可以在为他们买更大的。他父母说只要孩子高兴,让幽幽再考虑了三天。三天幽幽脑子乱乱的没考虑出来,就放弃!
, L, k! h& _/ I1 N
 
2 d" r4 p; c3 f: B4 ?: n
 
4 }0 J. G( E% H6 x* Z4 z, p# J+ M
其实幽幽留恋他,如果母亲不反对,他们可能迷迷糊糊的订婚。因为幽幽喜欢他的细致和呵护,幽幽迷恋他的温柔和温暖。幽幽陶醉他对自己的爱恋。婚姻好像要有很多条件,象,工作,学历,身高,容貌,但当这一切在条件之内,唯独没有爱情甚至好感,我们怎么取舍,好像在嫁给条件......
( L% [- l( n1 b- b

 

* R& r/ J: ]1 p

 

" s$ S) P# N' A. i) p

 

. g3 s! t( R7 k5 O

就那样失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0 17: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1—— 回忆那些温柔的岁月

 
' h8 d* u+ F( ^$ ]
青春之歌——风中的拥抱
4 m8 \3 K" ?3 o. g. W) S
 
+ n( `/ P, Z- ?
                    (38)初吻
' h6 l( N2 L% \

     
( [5 `( |0 P7 P
: R: i5 l N0 C6 |. j5 v
4 {8 R4 D# w5 Q' t' o* s" S& U
, C- W" |5 P. [( W: J. l
B; I2 \; P$ M9 U6 J
{3 T# r* ^: w) G0 I3 p
$ ]2 S* I: p, T6 Y
幽幽喜欢那男孩,第一眼见到他就心跳。他穿着风衣,帅帅的飘逸的,戴着眼睛,很斯文。很温柔,他给幽幽留下电话,然后约幽幽两天后见。幽幽回家对妈妈说说:“我喜欢那男孩,这么多年我好像一自在等这样的男孩,所以我一定要成功”幽幽花了半个多月的工资买了件漂亮衣服去约会。
$ K4 q! c ?* _3 J) l
 
( G5 S- U, }9 l6 u
夜色蒙胧,在约定的地点,他的父亲也过来,对他说早点回来,看来象个倔老头。他们就骑上车去玩,在僻静的地方他们停下来说了几句话。他给幽幽唱了一首温柔的刘德华的歌,幽幽喜欢,他唱的很棒!其实他长的也很有歌星的味道。幽幽从小就喜欢唱歌,当时又处在做梦的年龄,他帅气的样子和温柔的话语让幽幽迷恋。一会他们就回了家。
$ A- @6 X" G! w; ^ Y0 t- D0 O
                                                                                                                                                 
# F; {( E% N0 v$ F7 G, j
两天后,他们又见面。他的眼力充满渴望,幽幽的眼里一定也充满渴望。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的把手搭在幽幽的肩上,幽幽的肩在微微的颤抖,没有拒绝。他的怀抱好温柔,没有天旋地转,只有甜甜的清清爽爽的感觉。这是二十多年幽幽第一次初吻,没有思想准备,她原本只想留给做为丈夫的人......                                                                                                                                          
4 t* j* A7 U; c3 y3 } T' k2 O, Z
那时的心好快乐,幽幽喜欢他,家人也没说反对,幽幽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然后,他们又见了两次。每次见面他们就热烈的拥抱亲吻,虽然没大说话,但是幽幽觉得好像早就彼此认识,心有灵犀。幽幽画着淡妆,黑色瀑布样的长发,亮晶晶的发饰,青春的脸庞,妖娆的身姿。他在幽幽耳边轻轻的说:“你真漂亮”!情到深处他问幽幽:“想点什么吗”?幽幽说:“不想”他看看偶过的人们,和四处的人家无奈的压抑着。其实他**的身体幽幽能感到,他欲飞出体外的情欲,他火一样的热情,他滚烫而灼热的目光......可是幽幽真的不想,也绝对不能。那时的情欲还在沉睡......
: K F* ^' F! m+ ]8 U! b6 k- }
 
2 X! l& R2 K7 P! b* d3 z) q 3 C6 u$ U- A* h; E8 y* O6 s; \( j6 @% I 4 d5 o0 q, Q% E( R 7 W* ]- B" l/ n. }% `, c.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0 17: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2—— 回忆那些温柔的岁月

  

' k* j5 H1 T" C6 a( Q/ f) \$ ^

 失恋                             

0 u- m' k! [& J6 z' }9 V/ x

 

) C( x) n Y. `3 U

                              (39)缘由——

* n; x* i0 F4 l$ w

 

# l1 f I* x/ Y2 n* }" p

 

0 v* N& y. [0 H, y( T

正当沉寂在爱情的甜蜜中,忽然威严的家长发话,不许在见?为何?因为他家的掘老头看着不顺民,怕以后幽幽难以和他们相处。还因为他的单位没幽幽的好。是的,他是一家效益较好企业的文秘,他让幽幽看他写的文章,幽幽喜欢,幽幽看他很有前途,他拉着幽幽的手,他的手很温暖,跟他一起的感觉很美,幽幽喜欢他.

6 I* S& |$ N8 W" L" a

 

6 t5 j$ V. `, j0 H1 B8 @

 

5 l+ _1 U/ U) g

家长抓紧给幽幽张罗相亲,幽幽不想去,家长发了怒。幽幽伤心,看就看看吧。

2 ^* j9 U6 h* u7 [" E2 V2 s# Z

 

: ]( E1 ~1 l$ d$ w) B

看完幽幽出了一长口气,这个小男人呆子样座在对面,幽幽问他答,毫无感觉,看他面红脸赤,幽幽觉得好玩,抓紧枪毙,高兴的说了两句说:“我有事”就跑了出来,家长问幽幽怎样?幽幽说:“不行”家长的脸骤变,一脚踢到桌子说他看行,幽幽不语,家长气的满脸怒气,幽幽只好说:“那谈谈试试吧”,“必须愿意,不能看”家长命令,幽幽垂头丧气的答应。

( w5 Q" l5 c' w0 L% M

 

4 e4 d0 c: `8 @% o

 

2 | Q! P k4 @+ [. g i% C3 O
  分手,不用幽幽说,家长给介绍人去说。幽幽只去承受失恋,前两天他家刚让媒人提出要订婚,幽幽的心好苦,从兴奋跌倒痛苦的深渊,一边是爱人一边是毫无感觉的冷冷的木头人。心痛!
" K" \6 }% C- i* o: |. m
 
1 y0 I; A! d/ ]4 p) c4 M' u
回忆成为过去,过去的成为回忆。幽幽成为海的妻子,一段错缘,开始,进行,持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5 21: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生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25 21: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 [* }' ]6 m+ Q1 \4 z2 v

 

, p9 R% w# u4 W! d2 p5 h2 w) _

这个故事真的好长,看了三分之一

+ H) N. j1 F5 ^* ^; }6 w" x8 l

但就从这三分之一中看出

, X, ?$ r2 s+ ~( J4 F- J& Z

这是一场悲哀的婚姻

1 W# E) N0 V# U# A- p |: P

没有爱情的婚姻怎能长久?

; r! H; K- @, V0 e3 r

 

) U: ]% g3 D! g w% p

 

* Q G5 p3 M8 _ m* g4 j

以后慢慢继续看。。

) x6 C. z4 U+ n2 b+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5 23: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3

                        (40)新生命——可爱宝宝

7 S4 r* I7 V/ x

 

7 o( v6 y6 b& D, j) I6 O* H6 b

 

( T" C- s; j d. ?" o6 e3 N

预产期过了一星期,那天晚上饭后幽幽觉得肚子下坠疼了一下,没注意。半夜阵痛开始加剧,早晨幽幽让海给自己煮了几个鸡蛋,勉强吃掉,她知道到时候了。

L! E) T/ s& r" [8 D+ }, F

 

1 j9 c8 O7 ~( Z/ l8 x, `( u! x

到了医院,阵痛一次比次难忍的袭来,医生想给幽幽打催生针,可是幽幽疼的躺不住,干脆不输,走动好受点。幽幽开始想哭和哭,她知道只有靠自己。

5 U" ^: c8 |1 `6 s3 ]

 

% w3 E5 q$ z, L0 R: m5 B

中午11点,幽幽被扶上产床,开始了她人生的一场战争。旁边床上的女人难产,已经折腾了三天,脸上横七竖八的泪水。医生焦急的叫她生,埋怨她只会直挺挺的躺着。催生的吊瓶,花瓶摆设样的吊着,毫不起作用。

9 K$ J5 [' ]- u, y1 Q# t4 z3 r" _

 

( n7 s5 z5 u1 Z3 u- R% ^- |: H) R

家属不停的买来各种水果等,做为给医生不住的感谢。

% h: w. {8 G/ L' v7 R. L* Q

 

' E* F9 h6 K: J1 O

一个医生态度很蛮横对幽幽说:“到交结班了,看来生不出来了”。幽幽的运气很好,医院里最好的医生在,幽幽的同学在,姐姐的熟人也在。没有事前找她们,幽幽很幸运。

% t# ?7 v3 _ l# {8 a8 r( G0 I2 {

 

" w( a) ~6 L' |4 i7 b: J

她们先给幽幽手上打了只催生针,然后去帮一旁女人,因为她已经不能在等了。医生给她做了个小手术,然后用产钳把小孩夹出来,一个女孩。医生叨咕到:“一个丫头片子,让你妈受那么大罪”

( E3 v3 H- f/ n0 v7 A/ I. Y/ e

 

2 w/ K! R- U( @& ]$ I

幽幽开始哭,她低低无住的絮说:“为何没人管我,为何都不管我,我不行了”忙完的医生过来助产。幽幽抓住一个医生的手说:“姨啊,求您救救我吧,我不行了”医生说:“我求你快生吧,不然也要象刚才那女人那样,受罪”......

5 T% k$ E# {, |8 C

 

" H! m( h x' w! O3 F

很顺利,因为毕竟,幽幽年轻和一直工作和经常走路。

' m* `& }+ r, O( r2 H3 Z1 A

 

0 }, Q) I, M) y0 Q; a

一个女孩,没有人说话,只听一个婴儿闪亮的哭声。海把幽幽抱下来,抱到另一个房间里。

) n. s( ?& l. s) g8 q

 

7 H4 e2 n+ S' H: I1 ?

 

. P) ~0 K1 L9 |# X$ p" D2 I' |

幽幽躺在床上,问孩子长的怎样,她们笑着说:“和你长的一样丑”幽幽笑了歪头看了看,旁边床上的婴儿。只看到一个乌黑头发的小头。她横着和另一个婴儿躺在床上。

& R: {- E8 B9 v! V" d- i, I- S6 e2 M; e

 

) c6 k( v# Q+ Q0 M. g

 

: ~9 U" K" f+ q; S( N* v6 _

后来幽幽可以座起来,她斜看着小娃,很白皙,很精致的小嘴和惹人怜爱。一个同事恰巧过来说:“和她妈妈一样秀气”

! ~# Y( s4 E8 Z/ ^ \

 

! R K" D/ W: V% i

 

8 l& J# ?/ \; q8 O/ |& s9 {0 `/ h

晚上很热,当时医院里没有空调,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出来了。孩子睡在身边,好可爱,还总是试图翻身,很努力悠然的奋斗的样子。

5 b' J+ k* j- x6 W$ O* o* s

 

- o+ E; m& {3 d2 w/ f0 f

 

$ ?9 ?1 @% e; C9 J

 

4 _) `; |$ @- l3 [! z

 

# U" t- O; D6 j3 _

 

+ l8 h6 E: f9 V) U0 H# G! D$ C$ I: a

 

8 o* w# r- r2 q" x2 u* v' U1 m9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6 14: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4

 

+ K% G9 ~ ^* w7 {( X% K. {

                              (41)育儿

, u6 A) J$ h }* T

 

" a* E: ~& @& S0 g! u( u

回到家,孩子和幽幽并排躺在一起,幽幽开心的看着这个小娃娃,好可爱。一脸的悠然和悠哉。吃饱就攥着两个小拳头,还锻炼本事那,努力的翻着身体,没三天竟然可以侧身。

" Y' U* {! I: i$ y+ B8 }; t. T/ ` g

 

0 v4 i5 E% h& ?) ^' G

 

* M4 R6 M2 e9 g$ M$ f2 D

小孩子的骨头很软,生下来的时候头挤的好长,脸只占整个头的三分之一。慢慢的变化,开始恢复到正常比例。幽幽的奶水很好,孩子香甜的吃着,吧唧吧唧的贪婪的吮吸着,茁壮的成长。幽幽成了一个母亲,一个娃娃最亲的亲人。

- w$ h0 ?# }( ^' i& u+ A+ |

 

- d. d8 T( D. r

 

" @" {. n- ]. N; [- Q0 G

每天很劳累,照顾孩子是个细致的活。幽幽欣喜的照顾着娃娃,照顾着这个可爱的小生命。刚满月幽幽就经常抱着娃娃在屋里来回的走啊走,唱歌,和孩子说话。日子很辛苦,很寂寞但也很开心。

( U) i3 {- r1 j

 

/ J4 M/ l, Z4 Z1 ~2 L

租赁的房子晚上很害怕,很快幽幽搬到海的单位住,他那里有一间房子。

% R9 \0 ]4 Q {! F' X V

 

- m5 G5 m" t/ M5 |! |# I X

 

; g* O/ j8 E; N/ M& y; z& h

海比其他人都忙碌,喜欢座在办公室里,他说领导要求座班,早起到晚上放学,就那样死活座着。而其他人,都很轻松的回到院里说笑忙家务。幽幽并不埋怨,她也希望海好好干工作。

; u3 ^' e; B& H3 {

 

& |! f; c$ q7 V. ]5 A

 

, \0 Y% }9 j& l7 T

吃饭只有半小时的空闲,海要提前去班上。幽幽要几分钟吃完,因为海吃的慢,要替换抱着孩子吃,很快幽幽嘴上起了泡。幽幽并不埋怨,因为为了支持海的工作。

$ k- P0 W; M3 V9 A. d

 

2 Z- U" @1 p' b! y5 r; m8 H

 

% E0 B9 e# F& a4 J

但是让幽幽烦恼的是每晚放学后,其他人都来,海也不回来。幽幽说过他好多次,他并不听。后来幽幽只好去办公室找他,看他竟然和一个漂亮的女同事并排暧昧的座着。幽幽没说什么,叫他回去。

9 o8 \6 {0 D+ E* G: M3 B; B. {

 

* D2 S! G. k% B: b! G# ~8 ]

 

# ~( e8 D: R" B: `, g4 i# l

孩子在床上哭的厉害。幽幽说海:“我晚上去趟厕所都不没空,你和女人在那里座着”。海说:“有事情  ,有学生问题”

R2 r9 P9 ^. r2 X; R

 

/ o, [, z$ w: W

 

$ I9 f8 K- Z+ X: u1 h& j z

日子很苦车轮样翻转着很累,幽幽没有休息的时候。海不是座班上,就是抽空回他家干活。一次海星期天又回到家干活,幽幽带着孩子吃的不好,于是输液。这已经是第二次。每当幽幽累病,海从来不会说一句安慰的话。

; _9 x7 s1 |, D

 

: F" t# i% B2 S

 

$ F* D2 c2 m9 D& u: ?; r

日子如车轮,越来越多的早晚的辛苦和累和无人分担的烦恼,和寂寞和烦恼。和期盼孩子快快长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29 21: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5

                             (42)为了忘却的记忆

* X, L8 U8 d% g

 

- G7 @( ^( P, d- Z

写,需要勇气,幽幽喜欢把大的痛苦写出来整理宣泄,把小的痛苦浅埋。亦或回忆经常会被搁浅,因为自我欺骗和胆怯不去回忆。梳理必须逼迫着去揭开旧日伤疤。但如果不去碰它,却又会经常疼痛。不敢想疼在那里,却又感觉疼痛无处不在。而拿出来曝晒一下,是最好的释放和烘干——为了丢弃。

7 z; y+ H0 L# ^. Y C5 w

 

3 u. o, P) F$ S* H

 

5 s! `9 I" F6 E) M1 s$ P' J/ ~

满月几天后,海急切的来到幽幽身边,幽幽和他闹,故意一闪,他却紧张迅速溃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那夜很扫兴。

" u0 q9 v R4 \' I

 

( `5 }( c8 U$ `8 a; j, [

 

: P; I, h8 x! p' Q9 R+ }1 |! i4 d

一连两个星期,海阴沉着脸。幽幽也不好问,知道问也是问墙,他不想说问也不会回答的。之前因为孕期先兆性流产迹象,他们只好中止生活。幽幽经常见海自己手做,幽幽理解他,有时侯,她也帮海完成。

0 G3 k' ]1 O8 w2 O+ K: a' n6 t8 }4 _; ^

 

' {! W: b5 o. Z

那时候海是经常的忙,休息日不在家。理由是回他家干农活,而其实经常他家的活忙的太可怕,好像没有一个农民还在地里忙,他也要回家“忙”

- \6 \+ i4 l2 J% |% B H

 

9 J- J( ?4 Y3 K6 [& P/ h

 

' w3 p* i' d7 J# `8 B

幽幽经常工作加班,看到其它老公来接自己的老婆,幽幽真羡慕。那次她挺着个大肚子和来接老婆的同事和他老公夜晚顺路回家,他们问海哪?幽幽笑着装着不屑的大声的说:”回他家干农活了”而其实内心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

- u: ^- z' A9 h/ l9 r7 V

 

1 F% J; ]4 B# n" {; R: Q) H

 

" `+ b3 W! p% y- [" I0 {' Z

海不说话,幽幽想可能他的身体压抑的时间太长了。后来海好点了,反正,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反正他不爱说话,也不会听,两个彼此隔绝的世界。

& k& H3 n# g! z0 {; w3 e4 `. w

 

1 o4 d2 v" U0 e, J I

 

; v$ |" h& a/ V6 u8 h

但总的来说他们还是较为正常了一段时间吧......

7 z8 w* c! A3 m/ p9 v9 {9 ~

 

- B$ Z: j5 T6 A

 

. B+ e/ b4 u5 S: H5 M

 

$ H7 w, E ~+ ^% e' H! `

 

, T0 f- q& Z# ]9 ~* @4 d5 U-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技术支持以及广告业务点击此处获得QQ在线技术解答.心理咨询师点击与心理咨询师聊天或留言.
天涯值班管理员点击与值班管理聊天或留言.

本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QQ|小黑屋|手机版|天涯情感论坛|天涯情感社区 ( 公安部备案号:13010002070261/冀ICP备13009726号-1 )

投诉应急举报电话:(只接受手机短信投诉举报,非本站下的任何举报本站概不受理,请认真仔细核对)

|

GMT+8, 2019-4-20 13:2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