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论坛|天涯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15395|回复: 502

秋天里的玫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2-9 01: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s] 本帖最后由 优雅紫蝴蝶 于 2009-11-21 23:04 编辑 [/i]# L- C: K1 f' Q2 i % [4 A3 o6 P, z# V$ y( W ) {3 i. {3 {" ^# e% s% Y3 a* _+ e- ^) J 5 P+ e6 P6 n- M q 1 F! D7 N. J0 Y; R/ O! c& ~. ]0 n1 H G; H8 A % b( q; N( g# J; O/ \) G , Y- x1 t3 m8 | ?% h6 r5 j1 b* W. R# Q F1 e: Y# {% ]( E9 y ' h! v3 ~+ b; ?& \ 0 I. s+ ]- ^7 @) f# T _ : x7 o$ M# {& m& _+ I5 r. R' D( n, [7 z! X 7 }% I ^. H6 P5 o7 k! @ $ Y( O' G3 j* b . U9 U3 K3 R! I+ B$ q6 W: l" f9 w% H& f0 C% ]( f5 W( m6 W& H- R 1 T! O* D; _* u: A, E" j3 r7 j ! {0 a r( r* w6 ]5 { # p7 P- s6 r; T# ?. |/ L& s' z! R* G: E' B6 M9 h$ s4 T 3 f! Y. q$ I6 R" l: D$ i5 a5 ]9 J) l 2 Y3 c3 J) J; H4 {8 k/ R4 Y+ K" z; G2 F* s 0 q- `8 S H% @8 c" o. |8 ~' a6 U: t, s6 [$ C ' S( U. A! C, D# N: g0 c * v* s- G% t/ o " d, Q A1 H$ A% P& H% p8 v
+ | Z' @6 r: T
5 P* A& S3 M7 }: I) [3 @
2 W E+ T& i6 f3 Q7 n; ~
" m$ M1 c# Y7 O. v; a. ?+ Y: t
路上幽幽悄悄的舔着嘴唇,想佛平上面几个灼热的牙印。回到家,家长正威严的等着她,幽幽下意识的舔舔唇,不知道那几个牙印还能不能被看到。家长威严的教训着,“其实天还早的很”,幽幽低头应答着.....

[ 本帖最后由 优雅紫蝴蝶 于 2009-6-8 08:51 编辑 ]
发表于 2008-2-9 11: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情,还是不要附加太多的条件,爱情,还是不要太过与匆忙............问候楼主,新年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9 21: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似乎没有完吧

' E5 _( ^$ a& Z% ]8 P$ M" ?

期待楼主的后续,问好楼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9 22: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看连载   ,等着看下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9 2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2

(3)嗨!嗨!

( t, M$ T* _( N/ f1 R( d$ X

 

! |1 K, X0 a; J- }1 D( _

订婚后她们的痛苦在持续。那天海来找幽幽,幽幽从没和一个男人如此单独的在房间过,她不知道危险。海让幽幽看他的它,海是那么急切,幽幽却觉得害羞而又肮脏。海急急的解幽幽的腰带,哀求着。幽幽吓的要死,拼命挣扎。她对生理知识懂得很少,只知道只要一起就要怀孕,就要被动,会不知所措。海并没取得她的信任,幽幽不原把自己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她不知道以后她们能否长久,幽幽还处在混沌状态。海的力气很大,幽幽实在抵挡不住,只好低低的恐吓他说:“你要这样就永远不要来拉!”

) I% M: u! P- L4 H0 W0 s D; i

 

( I, D# E$ \9 W' l" Q5 f. r, v/ X

 

/ `5 V8 O# ?' f( i) g( O. B

幽幽的脸色一定好难看,海竟然惺惺的放了手,不大高兴。其实幽幽能看出他有多难受,但是幽幽不能可怜他!他这样太不负责任了!但从此后海不大来了。

& g3 }8 F! z0 r* e

 

7 x! a2 V2 R# D4 j

(4)迷茫

1 d. V7 ^* z/ k

 

/ o x, t( K3 | E4 d l

海及少来,偶尔来了也只是看电视,然后吃完饭走人。幽幽觉得及其压抑,特别是看到别的情侣亲亲爱爱,幽幽觉得好酸楚和伤心,于是给家长说。可是家长却批评幽幽说:“一定是他来了你给他的脸色不好看”,家长说:“你做什么事情脸上都写的明明白白”

! J. B8 J7 N! [

 

+ Z/ i: N; P5 p$ Y/ P8 w8 N

 

9 k0 u Q- ?* k3 a

其实幽幽真的不太高兴。但她是个简单、封建、保守、愚负的人。她单纯的认为不能轻易的谈恋爱。既然订了婚,就尽量彼此走好以后的路,免得给别人留下话柄。

1 J- X9 s& L" S! T: }- y

 

! z$ H! g( C* y9 A- n7 L$ w3 U

 

' h) J& o% H7 T; Q

 

4 T6 c1 `) d4 C4 r+ R' A

 

1 x r8 s7 F0 q

但是每次长久等待都让幽幽很生气,因为根本没有一点恋爱的感觉,没办法幽幽试探的询问家长的意思。但是家长也明确的告诉幽幽只许海离开幽幽,不许幽幽提出分手。

2 C) a3 k% R% T: A

 

- J2 S6 Z) z) ]. f8 {. a) E/ b

 

) X) ~, i0 _+ b: S


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当时家长的心真是铁石心肠,他根本不管幽幽有多痛苦。幽幽清楚的记得他和介绍人之间的话:“绑也要把你们两个绑到一起”。当然后来证明这场婚姻就是一场被痛苦的鞭子抽打着绑到一起的灾难。

9 t/ z e& F4 w6 |

 

' _7 W1 D5 n& F4 ?/ B0 \8 Z) ?

 

# v& I! k( k: c+ b


那时候海从来不给幽幽打电话,他说电话费太贵。幽幽生气的对家人絮叨,家人就夸海会过日子。幽幽只好对海说:“我给你报销,你每星期不来打个电话”但是海还是从来不打。幽幽烦闷的要死,每天气呼呼的去上班,气呼呼的很消极情绪的去工作。

* S5 ?8 G/ {$ L( {2 n9 ?# T7 c

 

4 h* K1 |, y4 f: ?6 _. v- ?' b8 n

 

7 m0 O ]+ d" n A; K5 A+ }

给她一点力气认可,幽幽就要结束这一切!但是没有人顾及幽幽的痛苦。幽幽好苦恼,但想想家长也有他的道理,也是为了自己好,只好继续忍受这种说不出来的痛!

# T8 h2 d. P4 c

 

. |. Q6 h7 o! C

 

, t) W( R( G9 Y$ [& Q1 J' V

那时候年轻,工作也没有经验,很容易被各种情绪干扰。原本她就是个及其情绪化感性的小女人,负面的感情几乎把她压跨,其实她并不坚强。

$ u: U8 O4 D W5 O7 d% q& O" y

 

" \5 [4 P0 E% R4 G9 Z

 

4 Z1 O6 n1 k- B9 E

 

! C" C$ s* W' T5 I) c7 }

. |) i2 J: E/ Z9 U, \

一个联盟,两个家庭把他们夹在中间,他和他的家庭开始出击,他家的条件苛刻和让人蒙羞

" e; e& B( I, t5 P

 

; z3 @5 @7 V% N

 

5 T) T. J; |# o; A

时间静静流淌无法弥补的是,彼此心灵的空白和空虚,和冷冷清清的淡漠。幽幽悲哀的发觉,海比自己想像的还闷。除了沉默的彼此就是彼此的沉默。如果幽幽说话,就是在和一堵墙说话,如果幽幽不说,和海之间就是彼此静默的两堵墙。

& P, m7 _7 F* e

 

" P' a, m( z1 n( M9 S6 v

(5)蒙羞

! K3 C. V- S& y3 i

 

' o7 W7 _: J& z. k

还有他家的算计和计算,让幽幽感到未来的艰辛和感情的绝望。幽幽找不到快乐和做女人的尊严,除了心中的痛楚和羞辱。

( b2 q6 p" ]4 L( S" [! j

 

& H/ ], d, V \8 m

 

; B: F2 e' u( K8 E) ^! F# W k( z

应该说这是一场交易和买卖,丧国辱权的条约。幽幽从没有受过的屈辱,但要忍受。因为必须忍受,因为那些为“自己好的亲人”。

4 A, z9 r4 z$ v0 `9 u: t/ g

 

; f9 p9 |) L, [

 

) c% l$ P7 I& q8 z

大家诚惶诚恐,好象幽幽一家前世欠他家的钱票,今世必须拿幽幽偿还,幽幽的心在流泪滴血。

s( y" o3 R$ ^4 H1 j" r

 

% W1 D, `, u* O3 L

 

$ X5 L. g* r/ h" K: Y* Y1 o

幽幽忽然发现自己会哭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下来,顺着脸颊,很畅快。这么多年竟然终于可以会哭,瘀积的象从两条小溪,扑簌簌的流着。幽幽轻蔑的把眼泪擦掉,嘲弄的看它们一次又一次涌出。四处的竟然找到一颗烟,点上抽着,好呛,憋闷的好痛快,生理的折磨竟然把痛苦压去了很多。

0 c- W6 N5 _6 h& c) [6 q/ r

 

6 z2 k% i# T1 m, o+ N& u0 i

 

+ Q* @+ H6 R) q1 D9 {( {% t

扔掉半截的烟头,抓紧头发,把头埋在膝盖。在这样的夜里,谁知道幽幽的烦忧?不,他们都应该知道,因为幽幽不止一次的述说。可是他们只是嘲弄不理解的看着幽幽,好象说不知道好歹!  

2 v# Z/ t! c0 M# C6 o7 u6 J' t

 

- X5 h3 s0 h, I/ n! c! F7 _

 

( L) f& e8 Y; ?+ F" c& p$ U) \9 J

后来记得海说要结婚,然后他们就登记了。然后,结婚前,海家如发炮制又提出条件,让幽幽家为他丰厚的彩礼,然后记得忍无可忍家长勃然大怒大怒,要幽幽退婚。幽幽滑稽的看着这场笑话,自己还没有结婚,自己视若生命的名誉就这样被毁吗?“离婚”,你们把幽幽当成了什么,看着家长痛苦的样子,幽幽竟然有种报复的快感。谁让他当初逼幽幽了那,婚礼如期举行。

* {8 R4 _& D+ T+ J4 x

 

7 N8 l; m. [6 c+ ~) w+ U, c! x( ^

 

: P* T% E( D$ |; }* A$ N' B5 g

其实如果,婚礼在推迟几天,冷静下来,幽幽就不会赌气了,可是晚了,定的日子迫在眉睫,已经来不及细想。幽幽成了一个如期的幽怨的新娘。其实细想当时还有一个深沉的原因,是因为幽幽不爱他,她天真的认为不爱他就不会受伤。

2 k t2 S" c2 X; ?6 w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10 00: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定这样的结合会有好的结局吗?

z9 Y9 M( \' t* g! J u

我仿佛看到痛苦和悲伤在叫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04: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3

(6)啊!结婚
0 z# p( |! ~/ H
 
) E: G- U! o, ?4 ?( J9 J3 p& ~# `# t- b
结婚时,天气很差。原本幽幽烦吵杂喜欢低调的旅行结婚,但是婆婆不同意,其实她就是凡事对着干,以显示当家人。
3 I6 Y" J! c4 S* T) Y
 
0 g3 b0 S' p/ a% p% n. p4 _+ `$ s) }
 
P J- h' X" q, M% N! } l
 
9 w8 H/ L: Y* R, S0 G; _
那天5点多幽幽起来等姐姐陪自己去盘头,姐姐没来。妈妈没让打电话,让幽幽等等。到了6点多还没来,幽幽只好自己去。幽幽觉得自己有时其实象是傀儡,喜欢看家人的眼色行事,大家开心即可。
; M) q. x0 u% R8 ~7 ?0 I
 
3 `; O U- Z0 Z7 ~3 a
 
/ C ?- P$ \& a
盘头的地方就幽幽一人,其实这是小城最好的一个地方,价钱也最贵,往常要排号的。今天可能因为天气太差的缘故,别人都上心的看了天气预报。他家的事情是不能商量,所以幽幽也不必插嘴。盘完头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姐姐,她说昨晚咳嗽睡晚了,说家长等幽幽等的急,于是就一起回去。
" [ j# n- t3 a, y+ h: Z4 {; n
 
! S* S% k+ i5 D6 p9 a& y) p
 
2 B" A' _ |4 f# B
 
. ?1 p# \* r; B$ Z9 O7 q' x
哎!天上下着小雪,前几场的积雪没化冻的路上很滑。回到家,家长急躁的看幽幽两眼,幽幽低头走着。邻居的姐姐看到惊讶的说:"今天真漂亮,应该照个相片,不然太可惜拉!"幽幽低头笑着,没说话。是啊,青春无丑女!这应该是幽幽一生最美的时刻,但这场婚姻几乎没人祝福,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 ~# Y1 x7 {# }& y1 W% u$ v
 
' D# @0 k! v- T
 
: H+ K4 |1 I3 P0 r- u. N" e; j7 q
 
( t- t+ @; y& }" {6 P
 
}+ Z- \9 I' _ `: H
其实幽幽也很烦躁,如果海家不闹腾,幽幽一定很开心,把一切弄的挺体面。其实原本幽幽就是挺要面子的人。但是现在幽幽没有一点心情,一切都已上弦,晚了。
# `* W7 B/ m* S9 O5 t$ Q! [
 
/ z8 _/ M- \/ k( K* x k; a4 j
 
( }; A7 a, e+ Z1 B2 H
其实幽幽是在赌气,可是这时没有人象开始时如此坚决的阻止幽幽,家长只说了一句:“结婚后更麻烦”!赌气的幽幽其实不明白那些。
1 k, u6 N. W( K8 A( j# i
 
6 ?0 Q' }- o, r- m- q. Y7 f
 
9 Q" Z! A# a. T8 U
 
% B+ R1 X9 p4 m# c
啊!结婚,幽幽出了门妈妈嘱咐幽幽不要回头看,于是上了车。有人往幽幽头上盖了个红色的厚被单,及不舒服。这是幽幽不懂的,幽幽老家没有这风俗。路上很滑,仅仅十几里地却一直从8点左右开到12点多。路上的车好滑,开摩托车先行的人不住的摔,就是走也走到了。
. @! ]9 z: v7 w
 
4 i+ v' W& j6 p' D- R7 u" }6 K
 
! Y; _) E7 x9 V8 [* C) H* i# j& ?
 
: k2 i4 s& V" w, O/ }+ W/ Z
而其实这仿佛预示着幽幽的婚姻是多么艰难.....每过一个小桥都要扔几个硬币,好容易终于蚂蚁样的到他家。下车后,有人让幽幽迈个什么东西,幽幽也不知道,就迈了过去。然后有人给幽幽了一个红包,然后就被人涌着举行婚礼。
' |2 T# {' I6 C J9 X/ v
 
7 \2 X& c+ S% s2 g
 
8 @4 M$ i# ~6 g% z( a+ ^& H6 `
那是幽幽第一次去他家,觉得转了向。觉得他家是南屋没大门,因为盖着头,而其实他家是堂屋,盖了较好的房子,其实婆婆家一直做买卖,家里过的还算殷实。
$ \' b. i/ a5 V R$ X
 
8 p2 V3 L" \& O% m
 
$ e& `" ~( e- e; l. R; A%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11: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4

(7)那夜花就那样的开过
2 L9 A [# Z, K( q: X; X
 
" B6 y4 a5 x7 J: d; w' e6 P
" X$ a |/ m, g1 j
2 R8 U1 E5 J( m$ f# `

回忆是种吞噬,是种被吞蚀的痛。

9 x2 [' {. } o) o: W5 H, v

 

$ G: @& f8 Z; c4 k/ ^. l1 i; r

 

# k) a" ]' k# o1 F0 b+ |1 N& [

那晚,幽幽和海并排躺着。海很兴奋,他吻着幽幽往下,幽幽害羞的躲开。海可能因为太激动,状态并不好。但是接触后却很兴奋,迅速膨胀。幽幽很疼,不由的说:“很疼”,海笑着说:“这就对了”幽幽觉得身体象被刀子样的撕裂,但痛并有些快意。海很兴奋,及迅速的结束。幽幽以后看书明白可能因为他年轻,没有经验。但是让幽幽不解的是,他为何只是那么不屑的只把幽幽的睡裤褪到脚裸?幽幽躺在那里觉得滑稽不被尊敬和亵玩。幽幽觉得自己视若生命的贞操被践踏,幽幽觉得失落和耻辱!整个蜜月就那样的状态。漠漠怅然若失,她觉得海不爱惜自己,自己就象他简单的一个工具。其实难堪的结局幽幽早就想道,但还是没有预料到这么奚落。

7 Y* }; ^% E4 I8 l* y

 

) l3 ~- j& t0 U- ~ r, ]

 

/ {$ R" Z. c7 O2 N7 R) T ~# d# N7 m

 

; {9 M5 E. {9 P

(8)小矛盾

5 F# }# i( r4 \& c }

 

) W& f7 x6 T( ~% g- ]* i

 

+ U, R0 W+ t S9 Z2 \

第三天晚上,婆婆来到幽幽面前想哭一样委屈的说当娘的如何辛苦,说:“该不着,给你们花钱买东西”然后要幽幽还帐,数目是当时幽幽一年的工资。

$ m: Z1 O! I5 ^8 L; s, G

 

/ c2 G" ` V: j

 

0 A L6 q& T N4 r

幽幽看着海家唯一买的一张几百块钱的床,想着自己同事婚事的风光,不觉流下泪来。婆婆由苦瓜脸马上变的喜笑颜开,因为幽幽默认了。又说了一些自己是家里的一家之主,凡事她说了算等等,然后很开心的离开。幽幽决定一年还起。

0 u1 c- N/ k5 o: B9 s' u/ P

 

0 D- ?8 \3 {4 T( e

(9)曾经

' m$ G1 C0 M0 I5 e, E) ]

 

# j* }5 g- x1 {1 J- Z

曾经幽幽想做一个好妻子,她给海做好午饭,问:“中午可以回来吗?”海的话语永远是:“不一定”虽然来回妻摩托车只需要十五分钟。但他回家他家只需要几分钟,更近。

9 Y( C h2 Y* }+ |/ M

 

1 C- s3 l6 K9 ]% }( i# S2 A

 

, H4 w6 T( g2 {+ m

 

4 v' h+ p# u. R, ]$ ~& _6 O

 

: `6 n) S: X5 e0 u5 a* [! i1 q

开始时候幽幽很寂寞,因为家其实就是自己,而晚上海回来彼此也是没话。幽幽觉得比婚前更寂寞,以前至少还可以和妈妈说话。幽幽很久无法适应很痛苦。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 w+ ~. W6 Z; f& }' `' J)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2-10 12: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幽似乎是稀里糊涂的出嫁

4 m9 l% a" n! U

不知道婚后的生活会怎样

* ]9 \: P1 Z7 i+ c& \ R

期待楼主的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2-10 15: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里的玫瑰5

3 P" k+ {! S' Z: i0 N0 s

(10)那个无辜的小小的生命

* J) h8 T! n3 _% G1 H

 

* G! I- M+ j: W. L

 

1 h% z+ v c0 Z' S, X& a; i2 h
为人父母是多么神圣的责任,婚后婆婆焦急的让幽幽要孩子。幽幽也不懂什么,只觉得生活象在按课程表上课,自己该结婚,然后就该要孩子。看买的一本书,第一个月不能要,就等到第二个月要。那时什么统统不懂,幽幽的身体很好第二个月就怀孕了。
- C8 u, C* o5 y/ ?8 v0 x
 
+ Z- s, \) O8 N
 
1 X9 H5 N0 P. V1 Z8 c' w; e( z
当时的条件很差,还要想着还帐。赁的房子,没有自来水,于是用手来拉水。一个小铁丝上面绑着个把手,地下的管子,用手一拉水就上来。地下的水很咸,咳嗽,冷,好像有些感冒。
f K8 |% O; ]7 k
 
* [* Y5 K4 R# B. F. a
 
# \: k1 V. i) p7 F+ L+ {
 
1 S; k" T4 A5 H. p& E
幽幽开始不知道怀孕,只觉得困,每天很想睡觉,例假时来了及少许,所以就问医生,买了试纸试了一下,非常的清晰,怀孕!于是就害怕的问为什么会有少许的血,医生说:“这种情况也正常”。
$ `* \0 a- A. N! D9 B
 
2 `8 Q D" M: t5 q
 
, w2 h: N! P' ~3 y% U F; P& K
于是开始了孕期的反应,腿上没一点力气,想睡,想吐,难受的很,还觉得象感冒,于是姐姐领幽幽去了妇产科去查,大夫说:“以后要注意,因为毕竟见过红,身体不舒服,说是妊娠反应,不必吃药,忍着”!幽幽仔细想想:那时可能是因为拉水洗衣服的原因。记得那天幽幽洗了很多衣服,拉了很多水,第二天就见了点红。
! F/ ]; q3 w6 [7 o
 
. j& g6 ^5 g- F4 B/ R1 [" |. p0 p
 
7 b+ h& k0 C% `( Q: a8 }
妊娠反应一般前三个月厉害,当时觉得虽然每天痛苦,但还能忍耐,坚持。幽幽让海看书,给他讲书上说的注意事项,海会及不耐烦的不听,把书扔到一边不看。给他说医生的嘱咐,海也一句不吱声。幽幽不知道,幽幽说的话,他听到没有,不知道,他整天苦着脸想什么。海的眼睛晦暗的盯着电视,样子让幽幽及其苦恼。
6 ?/ \1 |; z& o \
 
$ J, {' W2 ?/ m6 \2 G9 d3 Y
 
~, I5 _0 W* v8 B
一天听不到海说几句话。他不会风趣不会幽默,没有典故和故事,就象一潭死水,了无声息。
3 _0 n' b8 ?0 X& s& G$ G* Q
 
1 v$ G) H: r3 u/ R0 z
 
( c, r6 A" B7 {' [- U2 m7 L* r' n
后来觉得那几天好了很多,可能妊娠反应快过去。于是告诉海书上说这几天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孩子的胎盘还没长好,大约两个半月,书上的日子还要长点,因为书上一月是按28天,也就是快熬过去,孩子在肚里也快安全拉。那时一直感到肚子下坠,可能是整天需要站着上课吧。
. T2 o5 Q4 Z2 b- C
 
; F5 n m0 q% \5 D
 
6 B7 n9 x; W, Q# b' F" {
有一天幽幽连上了6节课很累,那晚上完晚自习海要在一快,幽幽告诉他说:“肚子下坠,明天吧”。海好像没听到,幽幽犹豫着,想着他还是孩子,忐忑着没多坚持,依旧迅速结束。但幽幽却觉得好象肚子里“啪”响了一下,起身看,流了一点血,害了怕。第二天早上醒来觉得好像也不难受了,于是让姐陪自己去了医院。
2 M3 Q6 U p. D& t8 ~! X2 l
 
/ B7 K6 D- b- D) \( z- @/ ^
 
2 d# L, w2 ~" a y2 L A
 医生让做了彩超,做完连声说:“可惜可惜!发育的很好,但没了胎心,孩子已死到了肚里”熟人又陪她们去另一间屋另一台机器做了一次,看是不是还有希望,那个医生,依旧说:“可惜可惜,怀一孕不容易,停几天看看还有点希望吗”。而那时候已经可以看出胎儿的性别,从熟人和医生的惋惜程度,幽幽知道应该是个男孩。
* E$ G. f; L1 V F S1 I. ]0 ?
 
2 F+ C1 X. b* P4 a% r5 ~5 i4 F" C
 
& E5 Y$ E6 Q+ S* i( j
幽幽哭着,幽幽一直在哭,她忽然发现自己那么爱这个孩子,后悔自责。可过了几天还是流了,因为已经没了希望。
" @: O" e1 i' X7 @7 }: C6 E& d
 
! p4 Q+ o; z% h. B& p/ V
 
0 {* n! f+ d: X6 J8 ~4 b5 A4 r6 z
那年,所有怀孕的女同事都是儿子。单位好几年就那样清一色的生下孩子的性别一样。呵呵。
% N3 N* z5 T2 x; {; b
出事情头天海还说他母亲要来看看,说算卦是男孩,而开始幽幽说自己怀孕了,海总装着不相信,不吱声。他说他母亲说:“邻居一女人说自己怀孕了,可后来有来了例假”。
# m' m2 n1 s( b2 Y
 
6 c! L t3 K2 d( `1 V$ b
 
- f5 T! ^) f: G( c$ L0 [
幽幽知道,她怕幽幽借机娇气。漠漠一直流泪,对海说:“我们离婚吧”海没有吱声。
' e4 k" U$ E3 \( C; s% r I1 f
 
1 g! Z: O K& r! W
 
) N* |2 A. F) j% ~4 Q4 X
幽幽迫切要有个孩子补偿,这次不是为海,幽幽恨他,幽幽为自己她太想要个孩子了。
4 ^' p& j) p; \ r" U& t
 
. B; k1 T" {. `$ x
 
, h9 f+ P: v G( r& A; A
但幽幽太幼稚了,她又一步滑向更深的痛苦......
: s. U9 A, p, ~& M7 u& c, 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技术支持以及广告业务点击此处获得QQ在线技术解答.心理咨询师点击与心理咨询师聊天或留言.
天涯值班管理员点击与值班管理聊天或留言.

本站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

QQ|小黑屋|手机版|天涯情感论坛|天涯情感社区 ( 公安部备案号:13010002070261/冀ICP备13009726号-1 )

投诉应急举报电话:(只接受手机短信投诉举报,非本站下的任何举报本站概不受理,请认真仔细核对)

|

GMT+8, 2019-2-22 07:0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